長篇法談|訓練直至覺性、禪定、智慧自動化

阿姜巴山

2019年3月12日|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禪修課程

聽錄|法音錄



頂禮各位法師!各位同修,大家好!

大家累嗎?我們一整天的行程那麼緊湊,不太有時間休息。

因為大家來一次只有10天時間,所以老師就填鴨似地拼命往裡面塞,晚上的時候才發現不行了,大家已經撐到承受不住了,所以先要讓你們休息一下,消化一下。

不能心急的。學法的人不能心急,教法的人也不可以操之過急。實際上老師是一個非常心急的人,老師感覺時間太短了,就拼命地填、塞,但是晚上的時候覺得不行了,只能先停一停,否則這些人就全都給撐死了。

今天下午的那一段視頻對大家有一些幫助嗎?簡單嗎?事實上它很簡單,那是一張大致的地圖。事實上,它已經是再簡單不過的了,沒有任何隱秘、秘密之處。

事實上,真正的法是直來直去的,是極其平常普通的,是我們自己把它界定得太過於深奧了。我們以為修行一定要做很多很複雜的事情,去強迫心、去裝修心,把它變成這樣、變成那樣。這不對。

老師也沒想到會跟大家講非常基礎、非常簡單的修行概貌圖,因為想到舊生的數量非常多,對於新生我們也有一個錄取條件,就是必須先聽過和看過以往的音頻和視頻。但是在第一天給大家提問的機會的時候,老師發現大家實際上對整個修行的概貌圖不太了解,所以老師想那就分成小組,一組一組地去幫忙。所以就先安排了新生,因為他們的基礎相對來說弱一些,那就先協助他們。

結果昨天在給30個新生講法的過程中,因為有好幾個泰國的法工坐在後面,老師只是根據自己的感覺,根據學員的狀況,覺得這一塊內容最能幫到大家,老師就順著自己的感覺去分享、去講法,但是在後面聽的那幾個法工非常興奮地說:「這個太好了、太棒了,應該讓每個人都再聽一次。」他們中有好幾個人已經跟隆波學過好幾年法了,他們說如果一開始就听這一段,會讓他們的修行變得更容易。

因緣就是這樣的。大家能夠從中獲益,老師也覺得非常欣慰。事實上,老師只是看一眼大家,就知道大家已經從中獲益了,因為大家的心已經開始越來越平常、越來越正常了,而且覺知已經開始越來越正確了。

法,一定要記住:用的是覺知、是感覺。思維分析根本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大家明白了嗎?為什麼不要走神,也不要緊盯?因為如果走神了,就忘了自己,沒有看到那些境界和狀態,白白浪費了時間。那緊盯是什麼意思?緊盯就是改造了身,改造了心,也就是對境界和狀態進行了改造,那樣我們就無法看到那個境界和狀態的真實面貌。所以才會說修行僅僅只有兩個敵人,一個是走神,一個是緊盯。

哎,大家終於稍微好那麼一點點了,就是用這樣平常普通的心。感覺到了嗎?剛才的心跟現在的心不同。就只是很正常普通地去感覺而已,而不是說必須要有那樣的感覺,禁止有這樣的感覺。

假設感覺有一些呆滯,呆滯也是一種感覺。一旦呆滯之後,心裡不喜歡,不喜歡也是一種感覺。這樣才能稱為老老實實地覺知。因為什麼都行,每一個境界都教導同樣的法。為什麼?因為三法印隱藏在每一個境界裡。

我們以正常、平常、普通的心去老老實實地觀那些境界和狀態,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忍耐著去觀。根本沒有任何奧秘之處,它是極其簡單的。那些真正修行很棒的人,是因為他們能夠持續不斷地看到境界,也就是什麼?也就是那些能夠持續不斷地在發展覺性的人。

隨著不斷地去發展覺性,看到越來越多的境界,能夠記住非常非常多的境界,然後在沒有任何刻意的情況下,就都能夠自動地照見那些境界或狀態。因此他一整天身體動覺知,心動也覺知。心在做什麼的時候,他能夠有覺性地看見,心裡有什麼感覺生起的時候,他也能夠有覺性去及時地看見。到了這一點,相信嗎?什麼都會變得無比簡單,因為根本不用做什麼。

清楚嗎?簡單!剛開始的時候會有一些難度,因為剛開始的時候一定要有刻意的成分在。還有在刻意的時候,就依然是不對的時候,因為那個時候真正的覺性並沒有生起。但是一旦能夠記住非常多的境界和狀態,覺性是自動自發的,那個時候我們已經什麼都不用去做了,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對了。因此,我們刻意在做的時候,還不是。但是後面的自動自發的覺性是源於我們前期的刻意和人為的覺知。

只有來到了自動自發的階段,才是可行的階段。那個時候才抵達了真正的無行大善心,所謂的無行就是在沒有刻意的情況下自行生起的。我們一定要來到無行大善心的階段,也就是在我們沒有刻意的情況下,它能夠自動自發地生起,而且是非常頻繁地自動自發地生起。清楚嗎?

我們在做固定形式的修行的時候,因為裡面有一些人為和刻意的成分,所以裡面是夾雜著緊盯的成分在的。問說對嗎?還不對。但問說一定要做嗎?一定要做。因為如果不去做,我們就永遠不可能獲得那個被稱為無行的大善心,而且它是在我們沒有刻意的情況下自動自發地頻繁生起的。因此,什麼時候做,什麼時候就錯,因為那還不是真品;但如果不做,就更錯。

這條線路有沒有更清楚一些?哎,老師感覺非常欣慰!這是需要花時間的,教需要花時間,學也一樣需要花時間。

最開始來的時候如果什麼都不懂,聽了一遍只會記住一點點,但是隨著反覆去聽,反复去落實、去實踐,我們對整個概貌圖、對各種各樣的狀況就會越來越清楚地明白和了解,就能夠抓住一些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等到我們的修行越來越棒,我們對修行的核心掌握得越穩固和牢靠的時候,我們再去其他道場,一看就知道它是還是不是。

老師感覺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就只是這些。

在以往的課程上,都一定會有一位老師固定地來講法,也就是阿姜塔努宋。但這一次他沒辦法來,因為他現在正在我們的寺廟出家,所以會有另外一位指導老師來幫我們。

這個人非常吸引我們。他是跟隆波學習耗時最短的一位。他跟隆波出家不到四個月就明白了什麼東西生,那個東西就必然會滅。大家有沒有很有興趣?而且還有,這個人非常非常帥,除此之外,他還非常非常有錢,而且在世間的知識這一塊,他也是非常棒的一位老師,而且還是……(大笑)怎麼樣?是不是很讓我們熱血沸騰?他現在是寺廟裡的指導老師中最年輕的一位。

法並不會去選擇性別,並不會去選擇年齡。事實上,它不會去選擇這個人是帥還是不帥,他的世間知識很棒還是不棒,他的個人能力很強還是不強,跟這些都沒有關係。有的只是你所做的對嗎、量夠嗎,心是想從這個世間出離,還是想繼續跟這個世間廝混。這個非常重要。

但是每一個人的心都是無法去選擇的。如果覺性和智慧還比較少,就會覺得這個世間非常吸引人、非常精彩、非常有味道。覺性和智慧比較多的時候,就會看到這個世間充滿了苦,毫無實質意義。一顆真正聰明的心會自行選擇究竟應該如何度過自己的生命,這個也非常重要。

明天這位老師就來了,但是大家要用心聽法,而不是一味地欣賞他的帥,或者他個人的一些品質和美德。

在佛陀的時代有一位法師,他帥呆了,他是一位阿羅漢。他帥到什麼程度呢?他帥到連男人看了之後都會入迷。他的皮膚是那種金黃色的、發亮的皮膚。這個世間沒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一定是他曾經做過屬於他自己的獨特的功德。

有一次這位阿羅漢在河邊洗澡,有一個男人剛好路過,就驚呆了,他心想:如果我能有這樣的配偶,那就太美了。因為這位阿羅漢真的非常美。但是路過的這個男人生起的不好的心念是對於一位阿羅漢的,它馬上就結出了果報——他本身是一個男人,然後立刻就變成了一個女人。

她本來是一個男人,但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女人,她就不敢回家了,只能去別的地方隱姓埋名。她最後跟一個男人結了婚,有了孩子。有一天她終於碰到了她以前所在的城市的一個好朋友,她對他說她就是那個男人。由於她的福報現前,那位阿羅漢那段時間剛好就在她所居住的那個城市裡,所以他的朋友就帶她去向這位阿羅漢當面懺悔。她懺悔完之後,這位阿羅漢接受了她的懺悔,之後她立馬變回了男人。所以大家明天一定要小心自己的心(大笑)。

這裡講的是事實。事實上,有很多東西是我們想像不到的,但那的確是事實。我們在這方面的知識和了解非常有限,它們超越了我們的想像,但事實上那些都是事實。

最後這位阿羅漢仔細地審視:自己的那份美和帥氣往往會給那些遇見他的人帶來非常多後患,所以他就發願,希望自己的身體不要那麼帥,而是很醜,長得胖胖的。後來雖然他長得很胖,但還是很帥。

好玩嗎?它聽起來只是一個很好玩的故事,但是真的很值得我們去警戒:煩惱習氣很可怕。這樣才會讓我們在面對那些具備很高的美德、品德和品質的尊者、老師、師父們時,謹慎和小心自己的身口意。

好了,差不多了,去睡覺吧!

【完】


法音錄聲明:

文章轉錄自微信公眾號「禪窗」法布施的音視頻。為便於閱讀且符合書面表達,我們對其進行了後期編輯校對,內容未經課程老師及譯者審校,準確性未得到確認,若存在任何錯誤或偏差,完全歸責於整理者,望讀者知悉與明辨,並請不吝指正。本文嚴禁用於任何商業用途,嚴禁擅自節選或改編,轉載請註明出處。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BZWs5jnX27CXFvIX4eG9Fg

音頻來源:禪窗

視頻: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