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姜巴山開示

阿姜巴山

2019年3月13日|第十一屆泰國四念處禪修課程

聽錄|法音錄



頂禮各位法師!各位同修,大家好!

怎麼樣啊?這位老師(阿姜松)跟我們昨天向大家分享的美名完全匹配嗎?看嘛,他聽隆波的法談只有兩年時間,在那之前他對法根本沒有興趣。因此,如果我們碰到誰對法沒什麼興趣,別立刻看不起他,別以為說自己已經學了很久了。沒有免費的,他一定有他的因。我們也去播種我們自己的因。

老師觀察大家,發現大家很喜歡扔掉覺性,類似於我們的修行和日常生活還無法做到水乳交融,我們的生活和修行分得非常清楚。

今天大家去寺廟聽完隆波的開示之後去吃飯,吃完飯後,老師也聽到了大家聊天的聲音。作為一個修行人,一樣可以聊天,但是必須要有覺性。可以玩,可以聊天,可以嘻嘻哈哈,但是必須要有覺性。不用看大家的臉,只是聽聲音,就知道大家是不是在散亂。

老師稍微兇一丁點。別把自己的身和心扔掉了,一定要不斷地有臨時的家。誰如果有什麼樣的臨時的家,就要不斷地去記起那個臨時的家。

我們要不斷地去跟自己的臨時的家在一起,然後不斷地去觀身、觀心,不斷地去累積覺性和禪定。但是如果哪一段時間我們徹底迷失,我們前面辛辛苦苦累積的一些東西又會徹底煙消雲散。

剛才阿姜松下去之後,老師跟他互動,阿姜松說有人問到那個關於一個男人遇到一位阿羅漢之後造了業,結果變成了一個女人的故事。

這是事實。這個人是男人的時候,他是有自己的家庭的,而且有兩個孩子。在造了那個業之後,業報現前,他立刻變成了女人。然後她就到另外一個城市去隱姓埋名,跟一個富翁結了婚,也有了兩個孩子。後來她被自己的朋友帶去向那位阿羅漢懺悔,懺悔完之後,他又重新做回了男人。

很多人都很喜歡問他這樣一個問題:在你作為爸爸那一邊的孩子和你作為媽媽那一邊的孩子之間,你更愛哪一邊的孩子?一定會更愛自己作為媽媽那一邊的孩子,因為那—邊的孩子是在自己腹中、在自己懷裡慢慢成長的。

我們聽到這個故事之後,千萬別看不起他,因為他後來出家了,而且證悟了阿羅漢果。

這個故事教育了我們什麼?煩惱習氣是一回事,根器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們所累積的福報、波羅蜜會讓我們見法的速度非常快。因此,證悟的速度是快還是慢,這取決於我們的根器,取決於我們所累積的福報、波羅蜜。修行是難還是容易,取決於我們的煩惱習氣是厚重還是淡薄。

被他冒犯的那位阿羅漢我們很多人都認識,他就是摩訶迦旃延尊者。在那之前,這位師父是不胖的,他是發願讓自己長胖的。這位師父非常棒,他是一位特別擅長於講法的阿羅漢。

為什麼要把這些分享給各位?你們曾經聽說過的,這叫做沒轍了、沒詞了,也是為了讓大家能夠精神一點,提提神。

現在大家的心已經比較精神了,已經提起勁兒了,能感覺到嗎?但是如果刻意去觀,發現了嗎?它就會極快速地萎縮。就只是這麼觀察,就已經能夠清楚地了解到我們的水平了,我們用的並不只是覺知、感覺。

大家還記得嗎?昨天老師已經講過了:我們要做的是就只是去感覺,而不是跳進去看。能區分嗎?它們不同。如果跳進去觀,它就會一動不動的。

等一下會有活動,但是建議在進行接下來的活動之前,大家先打坐二十五分鐘。要用平常普通的心,不要打壓心。有一個禪修所緣,然後去知道心的運動變化。

那位沙彌尼師父,實際上您的心本身是很好的,但是別去打壓它,別去壓制它,它本身是有快樂的。心不停地左搖右擺,那並不是問題。您現在的問題是您打壓它,它現在一動不動的了。能區分嗎?別強迫它一動不動的。

觀察到了嗎?大部分人的心都浸泡進去了。心浸泡下去之後,一動不動的,能感覺到嗎?如果感覺到心有浸泡進去,然後一動不動的,要及時地知道。然後我們稍微幫一點點忙,就像早上隆波所開示的那樣,做兩三次深呼吸。

觀察了嗎?現在的心跟剛才的不同。現在的覺知比剛才的要好一些,能感覺到嗎?

209號師父,您的心有些僵硬,感覺到了嗎?先暫時把修行放下一會兒。就是用這樣的心再重新開始覺知。

張利(化名)的心僵硬嗎?嗯,現在這樣更好。

王平(化名),別去壓制自己的心。這麼說你明白嗎?你有在壓制自己的心。暫時先停一停,把腿放下,把手放開。

從香港過來的剛參加完英文班的那位同學,你現在已經進步了,別去壓制心,直接去觀它就可以了。心在動蕩起伏的時候,就只是去感覺,別去壓制它,也就是說別去干預它。

你有不時地去干預心,有看到嗎?要以保持中立的心去觀,要看到它們是自行在運作的。

王常(化名)的覺知太弱了。

劉林(化名),要以保持中立的心去看心的左右搖擺。心忍受不了不去干預,它會不時地去干預,你有看到嗎?直接去觀,去觀它不是我。

葛陽(化名),你有一點打壓自己的心,感覺得到嗎?在做固定形式的修行的時候,其中會有一點點緊盯的成分,這是怎樣都避免不了。一旦我們及時地知道有在緊盯,就稍微鬆開一丁點。這樣就好一些了,感覺到了嗎?

舒瑞(化名)幾乎睡著了。

201號大師,您感覺到了嗎?今天您的心一直有點浸泡在那裡面。如果能夠看到,就沒有關係,有覺性,不用對治。看到了嗎?您並沒有做什麼,一旦您及時地知道,它就自動抽身出來了。

岳宇(化名),你現在的狀態稱為在打壓心。對。現在跟剛才不同,你感覺到了嗎?又下去壓制了,有看到嗎?最重要的是要有覺性看見它,那是阻止不了的。

又開始打壓了,感覺到了嗎?對,有一丁點。但是一定要這樣不斷地有覺性去及時知道。哪怕是一丁點的緊盯,我們也不要。不要的意思就是我們要及時地知道。感覺到了嗎?你一旦及時地知道,心就會輕鬆很多。

心又下去了嗎?為什麼要重複地去教你?是為了讓你能夠記住它。

心又下去了,感覺到了嗎?這就是你的一個慣性——喜歡不斷地去打壓心,但是你沒有看到。不過比以前好了,以前比現在的打壓力度更強。

吳建(化名)的心舒服嗎?心不太舒服,感覺得到嗎?有一點打壓。穆紀(化名)稍微有點鬱悶,要及時地知道。

好,時間差不多了。眼睛睜開,呼吸加重。睡得好嗎?絕大部分人的覺知太弱了,但是老師糾正不了,力量不夠,就只能放任你們睡了。

應該讓大家去休息了,但是大家的覺知太弱了,裡面夾雜著痴的成分。老師觀察了,大家的心已經疲憊不堪了,一定要休息。

【完】


法音錄聲明:

文章轉錄自微信公眾號「禪窗」法布施的音視頻。為便於閱讀且符合書面表達,我們對其進行了後期編輯校對,內容未經課程老師及譯者審校,準確性未得到確認,若存在任何錯誤或偏差,完全歸責於整理者,望讀者知悉與明辨,並請不吝指正。本文嚴禁用於任何商業用途,嚴禁擅自節選或改編,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字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VDe9JIn_4qMIoO_-TD4CPQ

音頻來源:禪窗

視頻來源: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