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摘錄|「心」在,「苦」便在

隆波帕默尊者

法談摘錄

(37’50”~43’12”)

2020年12月27日|泰國解脫園寺

編譯|禪窗



持續地修習到某一點,(心)就會看到實相是——心本身也在演示三法印,心本身並不是寶貝,心即是苦;(這是)修行直至見「苦」。

修行的開始並沒有見到「苦」,而只是見到身心不是「我」;繼續深入才會看見「身是苦」的真相,身不是寶貝,於是(心)才放下身。

修行的「沖刺」階段在於,見到「心即是苦」,而後(心)便放下心,再不會將心「拾起」。

只要尚未徹見「苦」,(心)就還會再次抓取(心),這意味著「尚未徹見四聖諦」、尚未徹見苦。

四聖諦之中最苦的,其實正是「知者的心」,這是苦中之最苦。

當我們漸次地展開修行,心就逐步擺脫了世間。一旦心放下了心,也就放下了所有其餘的部分——色界、無色界或是色界和無色界禪悅,等等,它們(屆時)毫無意義可言。

即使心處於色界定,也仍是「苦」的,因為心本身即是苦,即便進入無色界定,心也仍是「苦」的,因為心本身即是苦。而只要心本身是「苦」,那麼無論心投生在哪一界,無非都是苦——修行需要照見這個真相。

但是我們起先並未看到這些,起先只是——在這裡不快樂,就逃去那裡……此處房子住得不舒服,就去別處安家落戶,我們就是這樣想的;又或是身體病了、要死了,那就投生到其它地方,總是誤以為有地方可躲。

然而,當修行洞見到「心即是苦」的真相,便再也無所遁形,因為無論去往哪一界、哪一道,(我們)都有「心」——「無想有情天」除外;無想有情天的梵界是唯一沒有「心」的,但是等時間到了(禪那退失),還是會再次擁有「心」,因為內在的漏煩惱並未根除。

除上述之外,到哪裡都有「心」在。作為天神,有「心」;作為梵天神,也有「心」;無論去向何處,處處有「心」,如果心本身即是苦,到了哪裡都苦。整個三界沒有喘息之地,毫無快樂可言;苦的終點,以及擺脫世間——就發生在此處。

慢慢去訓練吧,世間並沒有什麼(實質),也毫無意義可言,宛如一場夢,又似海市蜃樓,更像是永遠無法抓到的影子,縱然顯現著,卻抓不住、也掌控不了……

假如我們認識了世間(的真相),基於智慧的力量,心將次第地從世間鬆脫出來。就是這樣去訓練。

因此,各位別過於迷失在世間,假如曾經迷失得很離譜,現在緩緩吧,別再越陷越深了,要懂得自律。

有些人雖然對法義倒背如流,又發誓將會多久時間不上網,但最終還是忍不住跳起來去「咬」……這是高僧大德使用的「瘋狗躍起咬木棒」的比喻,每當主人扔木棒,狗就跳起來去咬、咬、咬,如同未經訓練的心,也在不停跳躍著去「咬」所緣。

由於現在是特殊時期,要保持社交距離,無法面對面接觸,於是人們就在網路上「碰面」,一整天游蕩在網上:閑聊、指桑罵槐、吹牛顯擺……於是,讓我們意識到泰國充滿了「牛人」,什麼事都「牛」,唯獨「離苦一事」不「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事事可以滔滔不絕地指點迷津,總理做了什麼也知道、都做得不對……而自己不管做什麼全都是正確的、好的,不停地指點這個、指點那個……關注的只是這類事,是無法從世間跳脫出來的,因此就一直沉迷在世間。沉迷於世間,其實就是沉迷於苦,並且樂此不疲。

大家去訓練吧,去訓練!等到體證三果阿那含,那時如果還想上網,隆波是不會批評你的。但要親證阿那含才行,如果還沒有證到,就不太想讓你們(上網)……


禪窗聲明:

由於受到語言以及個人修證水平所限,跨越語種後很難如實還原隆波帕默尊者的本意。譯作若有任何不精準之處,完全歸責於我們,歡迎大家不吝指正。


完整開示音頻

完整開示|視頻來源: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