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摘錄|14 何時有想要,何時就有苦

隆波帕默尊者

法談摘錄

2019年2月16日

編譯|禪窗



明白境界
是源自於直接去觀
而非去想它是什麼
(一)
何時對覺知自己的心,有「欲神足」,
何時就會生起「勤神足」
——生起精進、用心,
心就不會再跑去別處,
就會孜孜不倦地探究和學習下去,
會問說:這個境界是什麼呢?

不斷地去觀,而不是去思維,
不是去想:這個境界是什麼,
而是直接去觀。

到了某一點
就會明白,就會自行照見:
這個境界是什麼(相),它的職責是什麼(作用),
履行了職責之後,會有怎樣的結果(現起)。

一而再再二三地去觀,不用去思維,
直到越來越嫻熟,最後就會明白:
導致此境界生起的原因是什麼(近因)。
(二)
隆波的心很是奇怪,
如果僅僅只是照見:
凡生起的,必會滅去。
心還覺得不滿意,
覺得還不是徹見。

一定還要知道:
這個境界的與眾不同之處。
每一種境界都有自己獨有的特點,
這稱為「特性」。

每一個境界都有自己的特性,
當它們工作的時候:
苦和樂的工作是不同的,
工作後的結果是不同的;
好與壞工作後的結果也是相異的;
貪與瞋也不同;
寧靜和散亂也不一樣;
每一種境界皆有自己的不同之處。

隆波的心呢,
如果只是照見到「這個境界生起了」,
心覺得還不夠;
照見到「這個境界是如何工作的」,
心也覺得還不夠;照見到
「這個境界工作之後的結果是什麼」,
心依然覺得不夠;

一定要照見到:
「究竟是什麼存在,
才會導致這個境界存在」。
比如,
什麼存在,才會導致生氣存在;
什麼滅去,才會導致生氣滅去。
一定要照見到這個程度才行。

知道境界的特性,
知道它們的職責,
知道它們工作之後的結果,
知道導致它們生起的近因。
(相、作用、現起、近因)
這四樣,就是所緣的四個組成部分。

每一種境界都有這四個組成部分。
如果我們真的明白了某一個境界,
接下來它就無法再欺騙我們。
我們會認出它們。
心掙扎
苦緊隨
何時欲望生起,
心的掙扎就會生起。

當我們想看到什麼,
或者想得到什麼的時候,
感覺到了嗎,
心就會苦悶不堪。
如果對某樣事物不喜歡,
想要它趕緊消失,趕緊蒸發,
心也會鬱悶至極。

心的掙扎,
稱為「有」(十二因緣中的「有」),
佛陀曾經開示說:
欲望是構建「有」的人。
當心掙扎的時候,
緊隨而至的就是苦。
看得出來嗎?
心掙扎的時候,就會苦。

可悲的是——
我們的眼、耳、鼻、舌、身、心,
一整天都在接觸所緣,
「想要」就會不斷地生起,
心就會被逼迫著不斷掙扎,
備受折磨與煎熬。
但如果心是粗糙的,
就看不見這樣的苦。

不斷有覺性地知道自己的心。
它想要看色,就會苦,
它想讓色恆久不變,就會苦,
或者它想讓色消失,也會苦;

它想聽聲音,就會苦,
它想讓聲音恆久不變,就會苦,
或者它想讓聲音消失,也會苦;

心方面的內容也是一樣,
想到一些好玩有趣的事情,就有快樂。
在「想要」生起的時候,就已經苦了,
想讓這種好玩、這種快樂恆久不變,
也會苦,
或者想要它們趕緊消失,又會苦。

所以,何時有想要,何時就有苦。
「想要」一整天都在生起,
心的掙扎也就一整天都在上演,
苦也就一整天都在發生。

那些有覺性、有智慧的人
照見到實相之後,就會厭離,
生命並沒有什麼,
有的只是心的動蕩不安,
不管所緣有多好,有多珍貴,
都會讓心動蕩不安。

只要有「想要」生起,
心就會動蕩,
可以照見到這些嗎?
但是每一天每一天,
可以禁止「想要」嗎?
無法禁止的。

「想要」每一天都在不斷生起。
因此,心無時不刻地在動蕩。
根本尋找不到一絲一毫的
寧靜之樂。

哪一天欲望止息了,
心的掙扎就會止息,
動蕩不安就會止息,
心就會抵達真正的寂靜之樂,
也就是「涅槃」。

禪窗聲明:

由於受到語言以及個人修證水平所限,跨越語種後很難如實還原隆波帕默尊者的本意。譯作若有任何不精準之處,完全歸責於我們,歡迎大家不吝指正。


文字來源:「禪窗」微信公眾號

https://mp.weixin.qq.com/s/e2RSfp4fAUMzoNjmad6jRg

完整開示|音頻來源:禪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