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摘錄|58 證悟道果的過程

隆波帕默尊者

法談摘錄

2020年3月4日

編譯|禪窗



證悟道與果是有一個過程的。
(道與果)是不會毫無征兆
突然呈現(出來)的。

見法,自有其流程。
首先,心(要)進入安止定——
即便之前(都)從未進入過。

當我們只是覺知心的生滅、感覺的生滅、
身體的運動變化等等——
所有一切都是被覺知、被觀察的對象,
等到達某一點,
當(心的)力量足夠時,
心就會彙聚起來進入安止定,
而後,將在禪定中
開發兩個剎那或三個剎那的智慧。

心在禪定中開發智慧時,
看見某些現象即生即滅,
但是(卻)並不知道那些現象具體是什麼,
因為心(在此刻)沒有任何的界定和概念,
不會界定其是苦、是樂、是好還是壞……
(心)僅僅只是觀察到某些狀態的生滅、生滅,
看到現象即生即滅,即生即滅……

(就這樣)覺知兩三次後,
假如(行者的)福報波羅蜜已經具足,
心便(會)放下被覺知、被觀察的對象(所觀),
逆流而上尋找知者(能觀),
(進而)逆流返歸知者——
這一切都是自然發生的。

但是,大家不用刻意(去)尋找「知者」,
如果刻意去找「知者」,
就會變為粘著於奢摩他(的狀態)——
這是一種最難糾正的奢摩他,
也就是「緊盯知者」。

我們只要知道有(一)個知者(存在)就行了。
比如,身體在動,
感覺到身體是被覺知、被觀察的對象,
但那個(能知的)知者在哪裡呢?
別去找它。
(因為)一旦你去找(知者),
你就會緊抓著它(不放),
(等到)這時再想糾正,
起碼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
那是最難調整回來的奢摩他(類型)了。

心在生起聖道時,
將在心內開發兩、三個剎那的智慧,
而後放下被覺知、被觀察的對象(所觀),
逆流返回知者(能觀)。

就在逆流遇見知者的一瞬間,
心的「殼」(立馬)裂開,
即漏煩惱被聖道剝開,
於是光明顯現,心契入空、光明、愉悅……

接觸到涅槃的心
是極為愉悅的,非常非常愉悅!
因為涅槃是無窮無盡的快樂、
是無上的快樂、空與光明。

經典記載:
修行直至看到
某些現象生起是自然的,
滅去也是必然時,
這是在禪定之中開發智慧:
現象生起即滅、生起即滅,
但又不曉得具體是什麼,
僅僅稱之為「某些現象」,
因為不曉得其究竟是什麼,
也就是不知道那是貪、瞋、痴,
或是苦或樂。
在那個狀態中,
只會看到某些現象生了即滅。

因此,當五比丘聽聞佛陀的開示後,
看到某些現象生起即滅——
巴利經典稱其為:
某些現象的生起是自然的,
該現象的滅去也是自然的
(中文經典譯為:凡是生法,必是滅法)。
(當)洞見到這一點後,
即會生起聖道,而後生起聖果。

經典接著描述道:
法眼睜開——生起了(遠塵離垢的)法眼;
智見生起——如實照見境界;
智慧生起——看到一切即生即滅;
明生起——知道一切都是苦、不是我;
最後,光明生起。

光明是在我們自己心內生起的。
聖道生起之時,
有的人的心甚至可以匯集起來進入無色界定。

當心獲得無色界定之時,
整個世間(會)全都消失,
身體也(會)消失,
只剩下單一的心。
然後,道與果就在心內生起了。

一旦「光明」生起,
(心)就會意識到:
心光,遠比日月之光更為璀璨明亮,
因為日與月在那時全部都湮滅了——
一切都滅掉了:沒有日、沒有月,
沒有白天、沒有夜晚,
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惟有心的光明與璀璨。

這些在經典裡是有記載的,
但如果我們不會(正確的)修行,
也是無法明白的,
只會誤以為「光明生起」
是佛陀的一個比喻而已。

有些人會誤以為那是指「智慧生起」,
但其實它已經超越了智慧的階段
而抵達了解脫的階段。

禪窗聲明:

由於受到語言以及個人修證水平所限,跨越語種後很難如實還原隆波帕默尊者的本意。譯作若有任何不精準之處,完全歸責於我們,歡迎大家不吝指正。


文字來源:「禪窗」微信公眾號

https://mp.weixin.qq.com/s/IXwFfzBdj8ybhYx0dyGvmw

完整開示|音頻來源:禪窗

有聲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