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摘錄|82 活在當下

隆波帕默尊者尊者

法談摘錄

(00’08”~06’35”)

2020年10月17日|解脫園寺

編譯|禪窗



修行時,心必須跟自己在一起,
(不可以心不在焉),
如果心一直是走神的,
修行就不可能是真的。

……
這位麥琪的心,已經迷失了。
……

「心跟自己在一起」的狀態,
其實就是——活在當下。
為什麼我們必須活在當下?
因為我們想要看到生命的實相:
看到身的實相、心的實相。

身心只存在於當下,
過去的身心已不存在,全都消失了。
比如我們的生命,
今早進入禪堂之前的那一段生命已經過去、已經死去,
我們想要坐著覺察「今早在禪堂的那個身體」,
(但)它已經不存在了,
真實存在的惟有當下。

我們的身與心只存在於當下,
過去的身心已經消逝,
存留的只有記憶,
因此,「過去」只不過是記憶而已。

至於「未來」呢?
當我們設想說:
「今天中午,我們的身心將是怎樣的」時,
那還不是事實,因為它尚未發生。

「未來」只是念頭(想法、思維),
而「過去」只是記憶,
事實真相只存在當下。

因此,想要看到實相,
就必須活在當下。
當我們偏離當下的時刻,
心會迷失在念頭的世界裡。
它時而因為想蘊的驅使而迷失在過去、
時而因為散亂的推動而假想著未來,
當我們迷失於念頭的世界時,
已經遠離了實相(事實)。

感覺到了嗎?
我們迷失在念頭裡的那一刻,
不是在想過去、就是在想未來,
絕大部分都是如此。

「當下」——必須要坐著去想(思考)嗎?
作為修行人,
比如,我們需要活在當下,
與自己的身心在一起,
可是有些人卻要想(思考)說:
「呃!我現在是哪種姿勢?」
「此刻是在吸氣還是在呼氣?」
有些人竟然對此還要努力去想。

實際上,事實已經在當下了,
就在我們的眼前。

身體這樣活動時(隆波演示),
需要去想「這個身體在動……現在要把手放下了……」嗎?
根本不需要去思考啊。

因此,迷失於念流的世界時,
時而是迷失在過去,
時而是迷失到未來。
即便我們去思維當下,也仍然屬於一種迷失。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我們需要的是——
以身的本來面目去看到身,
以心的本來面目去看到心,
而不需要去思考——
當下身體是如何的?

身體正在坐著,能感覺到它嗎?
必須要去想「當下的身體是在坐著還是躺著」嗎?
如果還需要這樣想,表示已經瘋了,
難道不知道(自己)正在坐著嗎?

當下是在呼氣還是吸氣?
必須要去想「究竟在呼氣還是在吸氣」嗎?
根本不需要去想嘛。
身體在搖頭……必須要想(才知道)嗎?

心迷失在念頭的世界裡的那一刻,
我們會錯過(去親見)「法的境界」。
法的境界,即是名法與色法。

名法和色法只存在於當下。
過去的名法、色法已經滅去,
未來的名法、色法尚未生起,
名法、色法只存在於當下。

但是,心的自然狀態是,
它一次只能感知到一個所緣。
如果想要了解名法、認識色法,
卻迷失於念流的世界之中,
那時就只能知道內心所想的內容,
(最多)只能想想關於「過去」和「未來」的名法和色法,
而無法覺知到當下的名法與色法。
或是只會困惑於
「此刻的名法、色法究竟是怎樣的?」
而將原本簡單的事,弄得十分複雜。

因此,大家必須訓練自己,
一定要能從念頭的世界裡鬆脫出來,
必須活在真實的世界裡。

只有活在真實的世界裡,
才能夠看見實相——
身的實相是無常、苦、無我的,
心的實相是無常、苦、無我的。
惟有這樣,我們才可以洞悉到(真相)。

去「看」,而不是去「想」,
念頭只會遮蔽(事實)真相。
因此我們需要努力地訓練自己,
讓自己從念頭的世界裡鬆脫出來。


禪窗聲明:

由於受到語言以及個人修證水平所限,跨越語種後很難如實還原隆波帕默尊者的本意。譯作若有任何不精準之處,完全歸責於我們,歡迎大家不吝指正。


文字來源:「禪窗」微信公眾號

https://mp.weixin.qq.com/s/a50-bkJPTEhyB2gS0mWhgw

完整開示|視頻來源: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