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談摘錄|82 什麼都不做,並不是佛教

隆波帕默尊者尊者

法談摘錄

(30’07”~32’58”)

2020年10月17日|解脫園寺

編譯|禪窗



我們必須對自己誠實,
自己的心是什麼樣子的,
就知道它是那個樣子的。
老老實實地覺知(到),
覺知到它以後,
既不隨順它,也不對抗它。

但是應該隨順的,還是要隨順,
應該對抗的,還是要對抗,
(這樣的情況)有嗎?有!
比如,我們的心想要聞法時,
但是卻保持中捨,
不行動也不報名,
僅僅保持如如不動,這是愚蠢的。

前面談及的「既不隨順迎合,也不排斥對抗」,
是針對煩惱習氣而言;
至於善法,我們必須要去隨順。

如果善法減少了、消失了,
必須為此戰鬥,而不甘於隨波逐流。
並不是放任說——
「善法消失了,沒關係,如如不動;
心很散亂,沒關係,如如不動;
智慧生不起來,也沒關係,一概如如不動。」
這樣永遠也無法跳脫出來。

「不隨順、也不對抗」,
乃是針對煩惱習氣而言,
心有貪,要知道「有貪」,
心無貪,要知道「無貪」……

心若是善的,
佛陀教導說,必須要繼續提升它,
而不是放任不管。
善法必須要被提升,
因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

如果不想練習時,
(僅僅)保持中捨,
而後直接去睡覺,這並不如法!
懶得練習才必須要練習,
必須要對抗懶惰,
要起身去用功修行;
完全是兩碼事。

因此,我們要懂得如何區分,
有些情況隨順它,不可以;對抗它,也不行。
而有些情況卻必須隨順,
如果是善法,就必須隨順。
而且還要努力呵護那些已有的善法,
別讓它退失……
這樣才被稱為是「正精進」。

正精進就是——
精勤於讓已生的煩惱滅去,
精勤於讓未生的不善勿生,
精勤於讓未生的善法生起,
精勤於讓已生的善法增上。

佛教可不是什麼都無所謂的,
(可不是)「什麼都沒關係,怎樣都行!」
嘴邊常掛著「別執著這個、別不執著那個」的口頭禪,
那不是佛教。
「什麼都不執著,什麼都不用做」,
並不是佛教。

佛教需要有所作為——
需要「勿造諸惡」,
需要「奉行眾善」……
必須要有所作為。

禪窗聲明:

由於受到語言以及個人修證水平所限,跨越語種後很難如實還原隆波帕默尊者的本意。譯作若有任何不精準之處,完全歸責於我們,歡迎大家不吝指正。


文字來源:「禪窗」微信公眾號

https://mp.weixin.qq.com/s/NT7dxOMmZcaxo81uVJ3wig

完整開示|視頻來源: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