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法談聽錄|111 寧靜與呆滯,不能畫等號

隆波帕默尊者

Luangpor Pramote Pamojjo

微法談聽錄

(14:32~17:02)

2020年11月8日|泰國解脫園寺

聽錄、整理|小小微塵



寧靜並不一定是善法,
有禪定的心,也有可能是不善心。

禪定本身,它可能與善法生起,
有可能是善心,
有可能是不善心,
也有可能是非善非不善心。

總而言之,
禪定——心寧靜在單一的所緣,
它可以生起在每一顆心。
因此,它有可能是善心,
也有可能是不善心。

但是,覺性僅僅只能生起在善心。
因此,我們修習某一種禪法,
一旦心跑掉,
跑去寧靜、光明,很舒服,
那時候,我們獲得寧靜型的禪定。

寧靜在單一的所緣,
很享受,一動不動的,
那不太好。

若想別比這更好,
就去知道——
現在這一顆心,已經浸泡在所緣裡,
一動不動,跑到空裡、跑到光明裡、
跑到手、跑到腳、跑到腹部、跑到呼吸……

知道「心在跑動」,這是最好的,
因為在及時地知道「心跑掉」的瞬間,
「跑掉」就會滅掉,
「知者的心」就會生起。

「知者的心」生起了,這非常重要。
「知者的心」會執行什麼職責?
它執行覺知的職責,
沒有在想、演繹、造作。

心的自然狀態就是——
如果不去訓練它,
演繹、造作的心,
就會一直迷失在念頭的世界裡。

即使修行也是迷失的,
迷失去讓心呆滯,
誤以為「呆滯的心」等同「寧靜的心」,
其實兩者是不一樣的。

「呆滯」與「寧靜」是不同的。
「寧靜」有快樂、愉悅,有時候中捨,
那是非常細膩的快樂。

如果是呆滯的,
不知道冷、不知道熱,
那根本是不懂事,那屬於邪定。

如果我們沒有作為「觀者」的心,
我們就不可能分離——
這是「知者」,這是「被觀察的對象」,
這是「能觀」,這是「所觀」。
我們能夠分離「能觀」、「所觀」,
這稱之為「分離蘊、界」、「分離名色」。


小小微塵聲明:

本文內容是根據尊者直播視頻聽錄、整理而成,文字未經尊者及譯者審校,若內容有任何疏失,皆歸咎於聽錄、整理者的責任與過失。

直播同聲翻譯|坤能•禪窗


完整開示|視頻來源: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