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法談聽錄|不動搖,面帶微笑地戰鬥

隆波帕默尊者

Luangpor Pramote Pamojjo

微法談聽錄

(13:25~19:30)

2020年12月6日|泰國解脫園寺

聽錄、整理|小小微塵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
要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

好的事情發生了,
我們的心,想讓它待得久一些,
要及時地意識到。

或尚未發生的事情,
我們希望它發生,
也要及時地知道。

不好的事情在生命中發生了,
希望它快些消失了,
要及時地知道。

生命中那些不好的事情,
我們無法掌控或命令它快些結束,
有因,它就會存在,
沒有因,它就會滅去,
我們無法指揮。

我們無法命令,
然而卻拼命地去命令,
我們掙扎,不願意接受事實,
心就會更苦。

比如,有些人的家庭出現問題,
丈夫發生外遇,想讓他不要有小妾,
想讓他與小妾分手,
可以命令得了嗎?

我們的欲望,
全都是自己掌控不了的事物,
如果我們掌控得了,
就無需有「想要」,
我們就直接操控——
「結束!你立即與小妾分手,
必須與我忠誠地在一起。」
命令他,而且他也聽從了。

事實上,那是無法指揮的,
指揮——別失業,
指揮不了,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只是說——
無論我們的生命發生什麼,別動搖,
努力如其本來面目地去知道它,如實觀。

有些人想讓丈夫愛自己、妻子愛自己,
然而,愛與不愛,
不取決於自己的「想要」或「不想要」,
取決於多種因素,包括舊業和新業,
全都與業報有關。

舊業,讓自己必然遇見如此糟糕的丈夫,
新業,比如已經遇見好丈夫,
但自己卻喜歡抱怨,所有事情都抱怨,
而且喜歡操控一切,
丈夫就想:「本來已經討厭了,
現在又更討厭你了」,
結果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業報是存在的,
既包括舊業,也包括新業,
無論面對什麼,都別動搖,
面帶微笑地去與它戰鬥。

去觀,
我們出生的時候,帶著什麼?
我們什麼都沒有。

在我們長大的時候,
我們擁有好多,
最重要的是,我們有生命的經驗,
尤其我們修行,在法上還有一些經驗,
這是無窮無盡且豐碩的原始資本。

在出生的時候,
我們什麼都沒擁有,
除了「業」將自己送過來之外,
或許那讓我們有名譽、有錢財、有地位,
有這個、有那個,有溫暖的家庭……
然而,到了業報現前時,
所有的一切,全都從我們的手裡離開,
想讓那些已經損失的事物失而復得,
那是毫無意義的,不懂事。

因此,如果我們的心,
修行到足夠的量,
我們就會看到——
所有發生的一切,
全都是隨順因緣,
而不是隨順我們的欲望。
心的欲望止息,心就不再掙扎,
心不再掙扎,心就不會有苦。

因此,必須直接契入到心,
在我們的心接觸到所緣時,
眼、耳、鼻、舌、身、心接觸所緣,
眼、耳、鼻、舌、身接觸之後,
就會把信號送到心裡,
有時,心也會直接接觸所緣,
接觸念頭、接觸記憶,
然後它就會開始工作。

一旦接觸所緣之後,
我們無法選擇——
是好或是壞的所緣,
是苦或是樂的所緣,
我們都無法選擇,
是業報在做決定。

然而,我們能做到的,就是——
有覺性去及時地知道,
這個所緣生起了,
心不喜歡,知道「不喜歡」;
這個所緣生起了,
心喜歡,知道「喜歡」。

直接去知道自己的心,
在眼、耳、鼻、舌、身、心
接觸到所緣之後,
直接去知道心,
心喜歡,知道;
心不喜歡,知道。

如果心喜歡,
沒有及時地知道,
就會生起「欲愛」及「有愛」;
如果心不喜歡,
沒有及時地知道,
就會生起「無有愛」。

一旦生起了欲望,
一旦生起了執著,就會開始掙扎,
生起掙扎之後,就會開始抓取,
將眼、耳、鼻、舌、身、心抓取,
成為「我」、「我的」。

當心抓取眼、耳、鼻、舌、身、心,
成為「我」、「我的」時,
這在十二緣起裡,稱之為「生」。
曾經聽說過嗎?

徹底地滅絕「有」與「生」,
曾經聽說過嗎?
有些人做功德,
希望能止息「有」與「生」,
但卻不知何謂「有」與「生」。

「有」就是心的掙扎,
在我們心裡的造作與掙扎,
稱之為十二緣起的「有」。

「生」就是心去執著,
將眼、耳、鼻、舌、身、心執著,
成為「我」、「我的」,
這在十二緣起裡,稱之為「生」。

當我們修行來到極點時,
「有」與「生」就會徹底地止息,
心不再掙扎,不再隨著欲望掙扎,
不再執著,
不再抓取眼、耳、鼻、舌、身、心,
成為「我」、「我的」。


小小微塵聲明:

本文內容是根據尊者直播視頻聽錄、整理而成,文字未經尊者及譯者審校,若內容有任何疏失,皆歸咎於聽錄、整理者的責任與過失。

直播同聲翻譯|坤能•禪窗


完整開示音頻

完整開示|視頻來源: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