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法談聽錄|沒有知者的心,就無法看到生滅

隆波帕默尊者

Luangpor Pramote Pamojjo

微法談聽錄

(37:37~45:44)

2020年12月26日|泰國解脫園寺

聽錄、整理|小小微塵



我們須慢慢訓練,
每一天訓練自己的心,
戒必須持守,禪定必須修習,
哪一段時間,心沒有力量,
就去訓練讓心有力量;
哪一段時間,心沒有安住,
就去訓練讓心安住,
最後,心便會既安住又有力量,
然後就可以開發智慧了,
可以看到身的實相、心的實相。

在開發智慧時,
所做的就是——去看實相,
僅是看,不是想。

比如,想到身體是苦、無常、無我的,
頭髮、皮膚、牙齒不是「我」,
不是「我的」……
那依然在思惟,屬於奢摩他的修行,
依然在四十種禪法的範疇內,
屬於十隨念的範疇。

但是,當心在修習毗缽舍那時,
心已經看到了實相,
心是看到,而不是思維,
比如,看到心是自行在運作的,
心一會兒生起在眼根,然後滅去,
一會兒生起在意門,然後又會滅去,
一會兒生起在耳根,生了就滅,
生起在意根,生起在心……
不停地交替進行,
這是對於修行人而言。

如果對於沒有修行的人,
心一會兒跑到眼耳、鼻、舌、身、心,
一會兒迷失去想,
心根本沒有安住。

一旦心沒有安住,
就會誤以為「我」真實存在,
因為感覺心一會兒跑到眼、耳、鼻、舌、身、心,
而誤以為心只有一顆。
一旦心安住之後,就會知道——
「安住的心」是一顆,
「沒有安住的心」又是另一顆。

「沒有安住的心」,也有好幾種形式——
跑去看的心,跑去聽的心、
跑去聞的心、跑去嚐的心、
跑去感知身體方面接觸的心、
跑去心裡面想的心、
跑去心裡面緊盯的心、
或是覺知的心……
很多種狀況,心有很多種類。

如果有「知者的心」,
才能看到心的生滅;
如果沒有「知者的心」,
就無法看到心的生滅,
因為全都只是迷失的心——
從一起床開始,就迷失,
睡著也繼續迷失,
做夢也繼續迷失,
因此,我們誤以為心就只有一顆,
心是「我」,
一會兒做這個,一會兒做那個。

但是,如果我們訓練,
讓心安住成為觀者,
我們就會看到——
剛才的心是「迷失的心」,
「迷失的心」滅掉了,
現在已經成為「知者的心」。
「迷失的心」與「覺知的心」是不同的一顆,
然後不停地重複。

「心迷失」又可以分成好幾種——
迷失去看、迷失去聽、
迷失去觸、迷失在心裡面去想、
迷失去緊盯禪修所緣……

「心迷失」有很多種類,
一旦有「知者的心」,
就會看到——
迷失的心,生了就滅,
迷失去看的心,生了就滅,
迷失去聽的心,生了就滅,
滅的時候,就已經獲得「知者的心」了。

因此,具備「知者的心」,
我們才能看到心的生滅,
最後可以讓心抽身出來成為觀者,
觀身的時候,心就不會浸泡在身體裡,
就會看到——
身體並不是「心」,
而是被覺知、被觀察的對象。
身體不是「我」,智慧才會生起,
因為有「知者的心」。

身體在走,心是觀者,
心成為知者、觀者。

有些人學習《阿毗達摩》之後,
稱「知者的心」在三藏經典裡不存在。
在《阿毗達摩》裡不存在,
但是當教導的時候,
色法在動,名法覺知,名法即是心,
真正執行覺知的名法,是什麼?
其實就是心,
但他們誤以為「知者的心」不存在。

有些人也會教導,
色法在坐,名法在覺知,
如果按照隆波的開示就是——
身體坐著,
「知者的心」是知道身體坐著的人。

如果迷失,身體坐著,
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身體坐著,
比如,我們心走神時,
身體在抓癢,我們也不知道,
身體在動,我們也不知道,
因為那一刻,全都只有「迷失的心」,
沒有「知者的心」。

因此,我們須慢慢訓練,
一旦心有正確的禪定之後,
就會有「知者的心」。

隆波教導「知者的心」,
這教導在隆波尚未出家時,就已經存在了。
以前到處都有「知者的心」的教導,
包括至今,依然還是教導「知者的心」。

有些人指責隆波不教導禪定,
其實隆波教導「知者的心」,那就是禪定,
而不是讓大家打坐之後迷迷糊糊。
隆波從小就打坐了,知道那不是路,
那是沒有覺性的。

訓練之後,必須有覺性,
必須有「知者」生起,
有了「知者」之後,
覺性感知色法,就會看到——
色法是被覺知、被觀察的對象,
名法——也就是心,是知者、觀者。

名法(的職責是)「知道」,
名法既有心,也有心所,
如此闡述之後,也不知道如何用功,
因此,高僧大德才會創造一個詞,
稱為「知者的心」。

大家認識「知者的心」嗎?
大家認識心嗎?
如果我們訓練,就會看到——
我們過往的生命,
有的全是「迷失的心」。
因此,我們從未覺得,
自己的生命是一段、一段的,
一旦有了「知者的心」之後,
生命開始斷成一部分、一部分。

「呼氣的身體」是一個部分,
「吸氣的身體」是另一個部分,
已是不同的部分了,
感知「吸氣的身體」的心,已經死去,
然後生起「知者的心」,
就會看到生滅。

如果心是「知者」。
身體行、住、坐、臥,誰是知道的人?
「心」是知道的人。
如果按照經典,
「知者」就是「心」與「心所」。
我們聽了之後更加發懵,
不知如何動手修行,
因此,高僧大德創造「知者的心」一詞。

「知者的心」包含諸多善法,
包含諸多善心所,
因此,每一顆心、每一顆心……
有非常多「知者的心」,
包括與「知者的心」同步生起的「心所」,
有覺性、禪定、智慧、一心……
因此,須慢慢訓練,把心訓練好,
開發智慧的工作就能完成。

如果我們尚未有「知者的心」,
「開發智慧」就無法真正進行,
無法看到我們的生命是斷斷續續的,
無法看到所有的色法,生了就滅,
無法看到所有的名法,生了就滅。


小小微塵聲明:

本文內容是根據尊者直播視頻聽錄、整理而成,文字未經尊者及譯者審校,若內容有任何疏失,皆歸咎於聽錄、整理者的責任與過失。

直播同聲翻譯|坤能•禪窗


完整開示音頻

完整開示|視頻來源:Dham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