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冊•第七章 殘餘的生命,分秒都是恩賜

第一冊•第七章 精進第一比丘尼──索那(Soṇā)

書名|《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作者|釋了覺、釋了塵

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們便邁向年老及死亡。當生命垂垂老矣,耳不聰、目不明時,我們是否能獲得良好的照顧及保障呢?由於擔心未來,不少人一生努力為老年鋪路,甚至將生命投資在孩子身上,寄望有一天他們能照顧我們晚年的起居。

然而,「養兒防老」是否真的可靠?在世間變幻莫測的親情、愛情裡,真的有安全的依靠處嗎?

索那(Soṇā)為十名孩子的母親,一生忙碌於養育孩子至長大成人。年邁時,當她將全部財產平均分配給十名孩子後,卻沒有一個孩子願意照顧她。她覺醒一生庸庸碌碌為了孩子,僅是一場沒有意義的空忙。年老無依,僅有佛法才是真正的依靠。她發奮精勤,以老邁之身證得最上道果,被佛陀譽為「精進第一比丘尼」。

孩子,你是我年老時的依靠嗎?

索那(Soṇā)出生於舍衛城(Sāvatthī)富者之家,富榮且具大財富。當她已達適婚的年齡時,嫁入夫家並育有十名孩子。孩子們安樂成長,人見人愛,就連他們的敵人見了都歡喜,更何況是身為母親的她。

她對孩子十分疼惜憐愛,為了孩子的安樂,她周旋於孩子們的大小事務而樂此不疲,因此人們稱她為「多子的索那」。在忙碌生產、照顧、養育及安排孩子的婚事中,她的生命猶如沙漏,點滴不斷地流逝。

她的丈夫對三寶具有信心,持守在家戒律一些時日後,覺得世間的欲樂不再有意義,於是選擇出家。這對索那而言是個難以接受的事實,但是她並不意志消沉,反而積極投入修行,過著淡泊簡單的在家居士生活。

由於她已邁入高齡,心想︰「我已將孩子撫養長大至成家立業,孩子們將照顧我,留著財產有何用呢?」

於是她喚來十名孩子,連同女婿及媳婦皆一同喚至身邊,將龐大的財產毫無保留地平均分配給孩子,僅要求他們為她提供簡單的生活所需。

剛開始一切安排得很順利,她輪流住在不同兒女的家。過了一些時日,她的大兒媳婦開始有了怨言︰「你母親並沒有因為你是大兒子而將一半財產分給你,她應該住在其他兒女家,或返回自己老家去住。」當她寄住在其他兒子家時,兒媳婦也說了同樣的話語,無論她住在兒子家或女兒家,他們全都眾口一辭,道出如此無情的話語。

索那在孩子心中已失去利用價值,他們想︰「母親已經年邁,她還能為我們做些什麼?」當她住在孩子家時,孩子們甚至不以「母親」來稱呼她,待她如同陌生人般冷漠。

對索那而言,孩子們的冷落與厭惡,比丈夫的離開更令她覺得痛苦難受。她的內心五味雜陳,一生對孩子的信任與期望,只換來捶心的失望與落空。這一切印證佛陀在《增支部•沙愣達達經》1(Sārandadasuttaṃ)的教導,世間懂得感恩的人是稀有難得的。孩子們已遺忘母親對他們的懷胎養育之恩,更不記得自己的財富是母親所給予。

老邁之身為道用

養兒防老僅是錯誤的期待,一生辛苦到底為誰忙?子女們對她已失去敬意,視她為累贅負擔,索那心想︰「此生命已不足為惜,況復我已衰老,眾苦來襲。丈夫與孩子皆無法成為究竟的依靠,我將追隨丈夫所走的修行之路。」如此思惟後,她毅然選擇出家,進入比丘尼僧團。

然而,出家並非如她所憧憬的那般美好。由於她年事已高,尼師們對她作務的缺失經常給予指正,並在大眾中懲罰她。索那比丘尼的孩子們每每見母親被懲罰時,都當面嘲笑輕蔑她︰「直至今日,她還學不會僧團的戒律規矩。」

聽見這些冷嘲熱諷,索那比丘尼生起修行的急迫感,她心想︰「我的生命僅剩少許,必須得找出自我淨化的方法,以保護自己免遭不幸的命運。」從那一刻開始,她發奮自我淨化,行住坐臥的任何時刻,皆精進不懈地修習念處,努力培養正念,觀照身與心的運作。

她將身體當作修行的道用,觀三十二分身︰在我此身中有髮、毛、爪、齒、皮;肉、筋、骨、髓、腎;心、肝、肋膜、脾、肺;腸、腸膜、胃中物、屎、腦;膽汁、痰、膿、血、汗、脂肪;淚、油、唾、涕、關節液、尿。她以身體為禪修所緣,切切觀照身心的實相。

日間,她對上座比丘尼們履行種種義務,心想︰「夜晚我將修習沙門法。」當黑夜來臨時,她在高樓下方禪坐,為避免身子過累而倒下,她以手抓持柱子而不放開。當在黑暗處、在樹林等處經行時,為避免頭部被撞傷,她以手觸摸樹幹,一棵樹至下一棵樹次第而行。以此毅力,她精進不懈地修行,從不輕言放棄。

她僅有少許的睡眠時間,在夜闌人靜的時候,她徹夜觀修,日夜不捨。雖然年邁體衰,身體常不聽使喚而生起各種不適及疼痛,但她從不以此作為懈怠的理由。她心想:「我年老出家,不應放逸。」以老苦激勵自己,決不輕易讓自己在不具正念的情況下虛度分秒。

由於決意與用功,她的精進能量如同被啟動的引擎輪子般不斷地轉動。從此,人們對她的稱呼,從「多子的索那」(Bahuputtikā Soṇā Therī)改為「精進的索那」(Āraddha Vīriya Soṇā Therī)。

生命一點一滴不斷地流逝,不確定下一輩子先到,或是明天先到。對她而言,活著的每一天皆是一種恩賜,趁此珍貴人身尚未失去以前,她精進不懈地修行,讓生命的分秒都充分發揮其價值。

燒水作務中證悟

一日,寺院的尼眾們外出,前往祇樹給孤獨園(Jetavana)聽聞佛陀說法。臨行前交代索那比丘尼︰「你幫忙燒水,提供整座寺院的尼師使用。」她們集體離開,僅留下索那比丘尼一人。

於是,索那比丘尼精勤地汲水,將水倒入鍋子,再將鍋子置放於鍋灶上。汲水作務的分秒都在她的觀照與覺知中進展,她的心安住且平捨。此刻,她的修行獲得突破性的進展。在《譬喻經》記載索那比丘尼這一時千載的歷程︰

彼諸比丘尼,遺我於住處,
臨行前囑咐,命我燒沸水。

爾時我運水,由器注入鍋,
置灶而端坐,吾心入三昧。

諸蘊為無常,見苦與無我,
捨棄一切漏,逮得羅漢位。2

索那比丘尼的覺知,在作務時亦綿密不間斷。當她在汲水時,心逐漸變得微細,她坐下進入了禪定。她將心導向觀照五蘊,身心無常、苦及無我的實相。此時,觀智的火候不斷地燒開,漸次將微細的煩惱燃燒殆盡。在那一瞬間,她迅速且直接地證得阿羅漢果,徹底斷除輪迴,獲得三明、六種神通、四無礙解及八解脫。這是她的最後一生,所作已辦,不再有來生。

對於索那比丘尼的證悟,《法句經注釋》有不同的說法。當索那比丘尼汲水後,坐下來進入禪定。當時,佛陀知悉索那比丘尼證悟的因緣已成熟,在祇樹給孤獨園的香室(Gandhakuṭi)散發光芒,彷彿出現在索那比丘尼的面前一般,對她說出以下偈子︰

若人壽百歲,怠惰不精進,
不如生一日,堅固勤精進。3

當索那比丘尼聽聞佛陀述說的偈子後,即證得阿羅漢果。

證得最上道果的索那比丘尼內心清楚︰「我已證得阿羅漢果。」然而,未知此事的比丘尼們從祇樹給孤獨園歸來時,若如往常一般待她不敬,她們將造下巨大的惡業。索那比丘尼自忖,應事前讓她們知曉自己已轉凡入聖之事,於是她讓鍋子靜置於鍋灶上而不生火,將心集於火界,以神通力讓鍋裡的水疾速成沸。

當比丘尼眾從祇樹給孤獨園歸來時,發現鍋灶並未生火,她們嘀咕︰「我們交代索那比丘尼燒煮熱水,但是她卻尚未生火呢!」

索那比丘尼對她們說︰「賢友們!為何您們需要火呢?若需要熱水,請直接從鍋中拿取吧!」

聽見索那比丘尼這番奇怪的話語,她們感到詫異,心想︰「她這麼說必然有其特殊的原因。」於是她們走到鍋子旁,伸手測試水溫,驚訝地發現未起火的鍋內竟盛滿了滾燙的水。她們各自拿取容器盛水,水量卻神奇地自動回補,無論多少人盛水,鍋裡的水量始終如一,未曾遞減。

見此奇異現象,比丘尼們知道索那比丘尼已不是凡人,而是一位阿羅漢,並具備大神通力。年輕的尼眾們到索那比丘尼尊前五體投地做禮敬,跪在她足前向她懺悔︰「索那長老尼!過去我們長時間對您的指責、不敬及不當的言語及過失,請您寬恕我們。」

較為資深的長老尼們亦跪在索那比丘尼面前說︰「聖者索那比丘尼!請求您的寬恕。」

德行馨香傳四方

索那比丘尼的事跡迅速傳遍各處,成為佳話。即使高齡出家,卻在短時間內證得最高解脫,她的勇猛及大精進力成為比丘尼修行的典範。

當比丘尼眾向佛陀稟報此事,佛陀歡喜以相同的偈頌讚歎索那比丘尼的成就︰「若人壽百歲,怠惰不精進,不如生一日,堅固勤精進。」

有一次,佛陀在祇樹給孤獨園說法時,向大眾說︰「比丘們!在我的比丘尼弟子中,精進者,以索那為第一。」4

由一位忙碌養育子女、老年被孩子遺棄的平庸老婦人,索那比丘尼卻憑著超凡的精進力,翻轉了自己的生命。索那比丘尼自述其生命經歷,記載於《長老尼偈》。

她在出家前,曾謁見德高望重的比丘尼,聽聞關於蘊、界與處的法義而出家。當她尚為學法女時,已獲得各種神通。她將心制於一處修習無相觀,以無間解脫獲得最高果位,不在任何較低階段的道果耽擱。衰老、下劣讓人嫌厭,如今她已不再有來生。

吾以此色身,已生十子女;
羸弱年老時,往謁比丘尼。

彼為我教示,蘊處界諸法;
聽聞此法義,吾剃髮出家。

吾為學法女,得天眼清淨;
我知宿世住,知前世住處。

心一境安止,修習無相觀;
得無間解脫,無執達涅槃。

五蘊已洞悉,根斷彼等執;
老劣令人厭,不再受後有。5
自在無悔笑看生死

索那比丘尼今生的成就,與過去生所累積的波羅蜜息息相關。《譬喻經》記載,十萬劫前,在勝蓮華佛(Padumuttara Buddha)的教法時期,索那比丘尼出生於鵞城(Haṃsavatī)富者之家,安樂且被敬重。

有一次,她往詣勝蓮華佛之處,聽聞佛陀宣說微妙之法。當時,佛陀讚許最上比丘尼,並置她為「精進第一比丘尼」。她冀求與該比丘尼同等的殊榮,對佛陀及僧團行廣大供養後發如是願。勝蓮華佛為她授記︰

汝願將遂成。
十萬劫之後,出生釋迦族,
彼名喬達摩,尊師在世間。

汝於彼法中,為繼承嗣子,
汝名為索那,尊師女弟子。6

她聽聞後歡喜,終生護持佛陀及僧團,供養各種必需品。由此善業,她捨報後出生於三十三天。十萬劫間,她僅在天界及人間流轉,直至喬達摩佛出於世間,她出生為舍衛城富家之女,嫁入夫家生育十子,此乃她的最後一生。

在多生累劫的生命舞台上,她扮演了各種角色;於此生,索那比丘尼為自己寫下最精彩的劇本,為這場生死不斷的輪迴劇場畫下圓滿的句點。此生的大精進力,使她圓滿累劫的心願,自在無悔地笑看生死。

以索那比丘尼的精進事跡為激勵,我們趁此難得的人身尚未失去、修行者及道跡尚存在於此世間時,無論自己多麼老邁羸弱,當下就精進起修吧!切勿等到解解脫的道跡已滅,如此真的僅能在了無出期的輪迴中孤苦無依了。


電子書:

有聲書:

精進第一比丘尼——索那

Footnotes

  1. 《增支部》5集143經(《沙愣達達經》)︰「世界上有五種寶是難得的,哪五種呢?一、如來、阿羅漢、正等正覺出現在世間是難得的;二、教導如來所宣說的法與律的人是世間難得的;三、當教導如來所宣說的法與律時,能夠了解的人是世間難得的;四、當教導如來所宣說的法與律時,能夠了解並能依法奉行的人是世間難得的;五、知恩感恩的人是世間難得的。」
  2. 《譬喻經》四•3品26•第15~17偈。
  3. 《法句經》第112偈。
  4. 《增支部》1集241經。巴利文為「Etadaggaṃ bhikkhave mama sāvikānaṃ bhikkhunīnaṃ āraddhaviriyānaṃ yadidaṃ soṇā」。
  5. 《長老尼偈》第102~106偈。
  6. 《譬喻經》四•3品26•第4~6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