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冊•第五章 慈心清涼月

第二冊•第五章 安住慈心第一女居士──沙瑪瓦帝(Sāmāvatī)

書名|《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作者|釋了覺、釋了塵

無污泥,則無法襯托出蓮花的純潔芳淨;若無黑暗,則無法突顯月亮的皎潔明朗。沙瑪瓦帝的一生坎坷波折,多次遭遇計謀陷害,甚至因此而斷送了生命。然而,對於施害者,她不曾以瞋心相向,反而報以慈愛及寬容。世間的黑暗及陰險,更襯托出她的高潔與尊貴。

瘟疫毀天倫之樂

沙瑪瓦帝(Sāmāvatī)出生在跋達瓦提城(Bhaddavatī)一戶富人之家,她的父親名為巴達瓦提雅(Bhaddavatiya)。沙瑪瓦帝天生清麗絕俗,父母取名為「沙瑪」(Sāmā)。

她的父親有一位朋友名為瞿沙伽(Ghosaka),他是國王的財務大臣,但是他們兩人從未謀面。瞿沙伽聽聞來自跋達瓦提城,有一位名為巴達瓦提雅的富人,了解其財富及年齡後希望與他為友,因此送禮給他;巴達瓦提雅亦聽聞來自憍賞彌(Kosambī)有一位國王的財務大臣瞿沙伽,希望與他為友而送上禮品。因此,他們的友誼就在素未謀面的情況下建立。

有一次,巴達瓦提城爆發一場災難性瘟疫,從蚊蟲、老鼠、家禽、牛羊到城鎮的大部分人,都因感染瘟疫而迅速死亡。沙瑪瓦帝的父親對妻子說︰「親愛的妻子!此瘟疫在城裡肆虐,不知何時才會停止,我們得離開此處。我的朋友瞿沙伽住在憍賞彌,若我與他見面,他將認得我,讓我們去投靠他吧!」

於是,他們留下奴隸,帶著沙瑪瓦帝前往跋沙國(Vaṁsa)首都憍賞彌,尋求大臣瞿沙伽的庇護。沿路顛沛流離,他們備用的食物與水皆在途中耗盡。忍著飢渴及曝曬,抵達憍賞彌時,他們的身體已疲憊不堪。於是,他們在一處清涼的池塘洗澡,在城門外一座供眾人休息的住處停留。

當時,大臣瞿沙伽在憍賞彌建造一座施捨堂,免費提供飲食給旅人、窮人及遭遇不幸的人。由於長途跋涉,他們的樣子顯得格外狼狽,如此窘態與瞿沙伽相認並不妥當。於是,沙瑪瓦帝的父親與妻子商量:「聽說我的朋友瞿沙伽,在憍賞彌建造一座施捨堂,日日發放千金食物給乞討者。我們請女兒到該處領取食物,在此逗留兩日,待恢復體力後再前往拜訪大臣瞿沙伽。」

「夫君!此甚好!」妻子表示同意。

次日,在用膳時間時,乞討者紛紛至施捨堂索取食物。父母對沙瑪瓦帝說︰「女兒!去為我們領取食物吧!」

於是,沙瑪瓦帝放下過往的嬌氣尊貴,克服自尊及羞恥,手持乞討的飯碗,勇敢地走向施捨堂,往那爭先恐後的貧乞者群中索取食物。

「你需要多少份食物?」

「三份。」

第一天,她領取三份食物回去。她與父母一起坐下來用膳,並說︰「父親!不必擔心及顧慮我們,您儘量享用。」然而,她的父親食用之後,由於腸胃無法消化,在隔天日出時離開人世。失去了依靠,沙瑪瓦帝及母親悲傷難過地哭泣。

第二天,她再度前往施捨堂乞討食物。

「你需要多少份食物?」

「兩份。」

她領取兩份食物返回,並請母親儘量享用。但是,她母親在用膳完畢後,對那些食物適應不良而在當天逝世。在短時間內失去父母,孤苦伶仃的沙瑪瓦帝悲傷啼泣,哀嘆此不幸災難所帶來的巨變。

第三天,她帶著飢餓的身體,流著淚前往施捨堂,在擁擠的貧者群中乞討食物。

「你需要多少份食物?」

「一份。」

負責分發食物的彌達(Mitta),記得沙瑪瓦帝已連續三天前來乞討食物,以嘲諷的語氣對她說:「卑鄙的女人!今天你終於了解自己的胃量了吧?」此話聽在出生尊貴的沙瑪瓦帝耳中,猶如鋒利的劍刺入心中,又如鹽水灑在傷口上。

她立即問道:「先生!為何你口出此言?」

「前天你領三份食物,昨天領兩份,今天卻拿一份。今天你終於知道自己的胃量了吧?」

「先生!切勿認為我為自己而領取那些食物。」

「那你為何領取那些食物呢?」

「先生!第一天我們有三人,第二天有兩人,今天僅剩我一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沙瑪瓦帝將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訴他。當彌達聽著她的敘述,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悲傷佔據了他的心,他說:「親愛的女孩!倘若如此,你不必擔心。過去你是巴達瓦提雅的女兒,但是從今日起,你將是我的女兒。」彌達親吻沙瑪瓦帝的額頭,並將她帶回家裡,作為自己的長女。

善規施捨堂動線

一日,沙瑪瓦帝聽見施捨堂傳來吵雜的叫喊聲,她詢問養父:「父親!當您在分發食物時,為何不讓他們安靜下來呢?」

「親愛的女兒!這是不可能做到的。」彌達回答。

她堅持說:「父親!這是可能做到的。」

「親愛的女兒!你會怎麼做呢?」

「父親!在施捨堂周圍建設圍牆,設兩道門作為出口及入口,作一次僅允許一人通過的空間。人們由唯一的入口進入領取食物,再從另一端出口離開。倘若父親如此落實,他們就能依序安靜地領取食物。」

當彌達聽了她的提議後,說道:「親愛的女兒!這是很好的建議。」

他按照沙瑪瓦帝的建議實行,終結施捨堂一直以來無法平息的騷亂。乞討者井然有序地排隊,不再爭先恐後及喧嘩。由於建造了圍墻(圍墻的巴利文為「Vati」),從那日起,原名「沙瑪」(Sāmā)的她,被稱為「沙瑪瓦帝」(Sāmāvatī)。

財務大臣之養女

那時,財務大臣瞿沙伽習慣於施捨堂的喧嘩,並以聽見吵鬧聲而感到高興,心想︰「這是從我的施捨堂處傳來的音聲。」但是,一連幾天的安靜,讓他感到不自在。當彌達來見他時,他問:「這幾天是否有持續施捨食物給盲人、窮人及不幸的人?」

「有的。」彌達回答。

「那為何連續幾天,我都沒有聽見那些吵雜聲呢?」

「我已作了妥當的安排,讓人們在不喧嘩的情況下領取食物。」

「為何你之前不作此安排呢?」

「先生!我之前並不曉得該如何做。」

「如今你又是如何找到方法呢?」

「先生!是我的女兒告訴我該如何規劃施捨堂的動線。」

「你有女兒嗎?我怎麼沒見過呢?」

於是,彌達向大臣瞿沙伽講述,關於沙瑪瓦帝的父親巴達瓦提雅富人的不幸遭遇,從瘟疫開始直至接受沙瑪瓦帝為養女的過程。

瞿沙伽聽了之後說:「倘若如此,為何你不早點告訴我呢?巴達瓦提雅是我的朋友,我朋友的女兒即是我自己的女兒。」

於是,他召見沙瑪瓦帝,並問︰「你是巴達瓦提雅的女兒嗎?」

「是的,先生!」

瞿沙伽終於見到故友的女兒,他說︰「太好了!別擔心,你現在是我的女兒。」瞿沙伽讚許沙瑪瓦帝的聰慧及高貴的舉止,他親吻沙瑪瓦帝的額頭,將她當作自己的親生女兒一般,並賜予五百位與她年齡相仿的侍女當隨從。

念父恩嫁優填王

有一天,憍賞彌優填王(Udena)出宮巡訪,看見沙瑪瓦帝與五百侍女在花園嬉戲。當優填王見到沙瑪瓦帝那一刻,就對她一見鍾情。於是問道:「那女孩是誰?」

「陛下!他是富人巴達瓦提雅的女兒,財務大臣瞿沙伽的養女,她的名字是沙瑪瓦帝。」

於是,優填王派遣使者向瞿沙伽傳達︰「請將女兒沙瑪瓦帝送至王宮。」

瞿沙伽心想︰「沙瑪瓦帝是我唯一的女兒,我們不能將她的生命置於危險的宮廷裡,那處遍滿有陰謀的女人。」於是,他直言拒絕優填王的御旨。

優填王大怒,立即撤除瞿沙伽財務大臣的職務,封鎖他的住所,並將他及妻子逐出家門,下令不讓沙瑪瓦帝跟隨他。

當沙瑪瓦帝及隨從們從花園歸來,見養父及養母悲慘地坐在家門外,她問道︰「親愛的父親!發生了什麼事?」

瞿沙伽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她。沙瑪瓦帝聽後,感念養父對她恩重如山,為愛護她而失去一切,她心想寧可自我犧牲,也不能讓養父為她受苦。於是,她說︰「親愛的父親!當一位國王對您下令,您不能說︰『我們不給。』您應當如是說:『倘若我女兒的五百侍女被允許留在她的身邊,我們將讓她進入王宮生活。』父親!請您依照我此建議回覆國王。」

「好的,親愛的女兒!若這是你的意願,我將依照你所說的去做。」

瞿沙伽依照沙瑪瓦帝的建議,向優填王傳達訊息,優填王聽後喜形於色,歡喜地說︰「即使她們的人數上千,也要讓所有的侍女進宮,並待在沙瑪瓦帝的身邊。」

優填王恢復瞿沙伽的職務,撤回對他的一切懲罰。在吉祥的日子,沙瑪瓦帝與五百侍女被迎接入宮。優填王為沙瑪瓦帝舉行冊封典禮,將她冊封為王妃,並讓她登上黃金打造的階梯,通往屬於她的宮殿。

瑪甘蒂雅仇恨佛

沙瑪瓦帝的養父——瞿沙伽有兩位憍賞彌的朋友,名為庫庫達(Kukkuṭa)及帕瓦利迦(Pāvārika)。瞿沙伽及兩位友人聽聞佛陀的盛名,他們各帶盛滿供養物品的五百車乘,前往舍衛城(Sāvatthī)謁見佛陀。

在聽聞佛陀說法後,他們皆證得須陀洹果,一連十五日對以佛為首的僧團作廣大供養。他們得到佛陀的允諾,未來將應他們的邀請前往憍賞彌。因此,從舍衛城至憍賞彌的路程,他們在每一由旬各建造一座休息處所。在返回憍賞彌後,他們各自以龐大的資金為佛陀建造一座寺院,期待佛陀的蒞臨。

瞿沙伽建造之寺名為「美音精舍」(Ghositārāma);庫庫達建造的寺院名為「庫庫達寺」(Kukkuṭārāma);帕瓦利迦在其芒果園建造的寺院名為「帕瓦利迦菴婆林」(Pāvārikambavana)。當寺院建成時,他們派遣使者往詣佛陀之處,邀請佛陀前往憍賞彌。

佛陀慈悲履行承諾,從舍衛城啟程前往憍賞彌。但是,當佛陀觀察到一對名為「摩健地耶」(Māgaṇḍiya)的婆羅門夫婦證悟因緣已成熟時,佛陀在途中轉往拘樓國(Kuru)卡瑪瑟曇城(Kammāsadamma)。

摩健地耶婆羅門夫婦有一名女兒,名「瑪甘蒂雅」(Māgandiyā),她長得如花似玉。許多婆羅門、剎帝利、富商等年輕男子都想娶她為妻,但上門提親時都被一一拒絕。摩健地耶婆羅門認為他們都配不上自己漂亮的女兒,因此正物色合適的女婿。

此時,佛陀前往摩健地耶婆羅門進行火祭之處,當摩健地耶婆羅門目睹佛陀莊嚴相好時,他十分仰慕,心想:「世上無人能與他相比,唯有他才有資格娶我的女兒。」

他趨前對佛陀說:「沙門!我有獨生女,至今未見有誰能配得上她,但您適合她,她也適合您。您應該擁有妻子,她應該擁有丈夫,我將把她許配給您,請您在此稍等。」佛陀不發一言,保持沉默。

摩健地耶婆羅門急忙奔跑回家,對妻子說:「夫人!我已找到能般配得上女兒的男人。快!為她穿上美麗的衣裳。」於是,摩健地耶婆羅門帶著盛裝打扮的女兒及妻子前往佛陀之處。

此時,舉城人民議論紛紛︰「一直以來,這婆羅門對每一位提親者說︰『你配不上我的女兒。』而拒絕將女兒嫁給任何人,如今他卻說︰『今天我遇見適合我女兒的人。』那是何等人物呢?我們得去瞧瞧。」

因此,人們成群地跟著摩健地耶婆羅門到城外去。但是,佛陀已不在該處,而往其他地方去,僅留下足跡。當佛陀為某人留下足跡時,僅有那人能看見,而且這足跡並不會被野獸、風雨等任何之物所磨滅或覆蓋。

婆羅門的妻子問︰「那男人在哪兒?」

摩健地耶婆羅門說︰「我對他說︰『請留在此處』,他往何處去了呢?」

他四處觀望,見到了足跡,說道︰「這是他的足跡!」

她的妻子熟悉吠陀典籍(Veda),趨前近看足跡所呈現的印記,說道:「這足跡的主人是位清心無欲者。」

婆羅門並沒有將妻子的話放在心上,他依循足跡的方向,堅持要找到佛陀。

「就是他!」他見到了佛陀,趨前對佛陀說︰「沙門!我將女兒許配給你!」

佛陀並沒有針對他所言給予直接的回應,佛陀對他說:「摩健地耶婆羅門!我有一些事情要告訴你。」

「沙門!請說。」摩健地耶婆羅門回答。

佛陀敘述自己成佛時,魔羅波旬最美麗的女兒如何誘惑他,她們如何以失敗收場,使魔羅愈加失望。佛陀以偈言道:

彼已不具於結縛,愛欲難以誘使去,
佛智無邊無行跡,汝復以何而誑惑。1

佛陀以偈言表達,猶如羅網般糾纏的貪愛,他已不再有,貪欲無法引誘他去往任何地方。佛陀的智慧無邊,無有任何貪愛、無明造作。欲誘惑已斷除執著與渴愛的人,這是無效的,因為如此之人不為任何誘惑所動。

佛陀知悉婆羅門夫婦的心已安住,繼續說出以下偈子︰

愛貪不樂三魔女,我對淫行已無欲;
糞尿穢身作何為,以足觸彼亦不欲。2

「即使見到了魔羅的三位女兒——渴愛(Taṇhā)、不樂(Arati)和貪欲(Ragā),我對欲愛及淫行沒有絲毫欲求,更何況這充滿糞尿的污穢身體(指摩健地耶的女兒),有什麼值得貪戀?我甚至不願用足碰觸她一下。」

當摩健地耶婆羅門夫婦聽聞佛陀說至此偈的尾端,他與妻子一同證得阿那含果,不再染著欲界的五欲。

但是,站在一旁的婆羅門女兒瑪甘蒂雅心想︰「這男人若不需要我,他僅需說『不』。他卻說我充滿了糞尿!非常好!憑我出生尊貴、有財、有勢、有青春,我必定能覓得與我相般配的丈夫,到時我將給沙門喬達摩好看!」

她感覺自己被佛陀羞辱而萌生恨意,立誓向佛陀報復。其實,佛陀知道瑪甘蒂雅將生氣,但是佛陀為了這兩位具足波羅蜜及證悟潛力的婆羅門夫婦而宣說佛法。然而,尚未具備能承載佛法的心靈,在聽聞實相及真理後,反而生起瞋恨。

摩健地耶婆羅門夫婦證悟之後,委託弟弟小摩健地耶(Culla Māgandiya)照顧女兒,他們隨後加入僧團,並快速地證得阿羅漢果。

小摩健地耶心想︰「瑪甘蒂雅不適合嫁給低階級的人,她適合嫁給國王。」於是將她盛裝打扮,帶至憍賞彌王宮獻給優填王。優填王一見瑪甘蒂雅就愛上了她,將她冊封為王妃。

沙瑪瓦帝與瑪甘蒂雅,她們同在一座王宮。隨後因對佛陀的仇恨,瑪甘蒂雅延伸許多事端。

沙瑪瓦帝的證悟

佛陀抵達憍賞彌,並接受由瞿沙伽、庫庫達及帕瓦利卡各自建造的三座寺院。佛陀及僧眾們輪流住在此三座寺院。

瞿沙伽等三人擁有同一位園丁,名為蘇瑪納(Sumana)。有一天,園丁對他們三人說︰「主人!我成為你們的園丁已久,我希望有機會能供養佛陀,請讓出一天給我吧!」

「好吧!明天由你供養佛陀。」他們回答。

於是,蘇瑪納歡喜地邀請佛陀次日接受他的飲食供養。

那時,優填王每日賜予八枚金幣作為沙瑪瓦帝買花的費用。由侍女久壽多羅3(Khujjuttarā)每日負責向園丁蘇瑪納買花。然而,她每日僅買四枚金幣的花量,另外四枚金幣則佔為己有。

蘇瑪納邀請佛陀及比丘眾至他家中應供的當天,久壽多羅一如往常地前往蘇瑪納家買花。蘇瑪納見到久壽多羅後,對她說:「啊!親愛的久壽多羅!我今早無法提供你賣花的服務。我誠邀佛陀及比丘眾至家中接受飲食供養,這些盛開的花朵將作為供養佛陀及僧團之物。你且留下一起參與及聽聞佛陀開示,隨後你能帶走那些剩餘的花朵。」

「好的。」久壽多羅同意留下來。

佛陀與比丘們食用完畢,當佛陀手離缽時,蘇瑪納懇請佛陀說法。佛陀的每一句話都流入久壽多羅的心,在說法結束之際,久壽多羅過往的波羅蜜成熟,她的心在瞬間進入禪定,證得須陀洹果。從此對三寶具有不壞淨信,亦不再違犯根本戒。

從證得初果那刻開始,她不再生起想偷竊的心。當日,她買足八枚金幣的花朵,將籃子盛得滿滿當當而返回宮中。沙瑪瓦帝見數量如此眾多的花朵,不解地問道:「親愛的久壽多羅!為何你今日帶來一大籃的花朵,與平日的量不同呢?國王給了你雙倍的買花錢嗎?」

久壽多羅已轉凡入聖,如今她無法再說謊,她回答:「沒有。」

沙瑪瓦帝問道:「那為何今日有如此多的花呢?」

久壽多羅向王妃懺悔︰「因為今日我沒有偷竊。之前我僅以四枚金幣買花,其餘四枚金幣佔為己有。」她對自己過去不當的行為,請求王妃寬恕。

沙瑪瓦帝問道:「那為何你今天不取那些金幣呢?」

「今天我在園丁的家有幸聽聞佛陀說法,內心起了很大的變化。我已見法的真義,已了知涅槃,從今以後我無法再那麼做。」

沙瑪瓦帝並沒有責備久壽多羅,她心想︰「久壽多羅停止偷竊並毫無畏懼地坦誠認錯,她所領悟的佛法必定是神聖的。」

於是,她與五百侍女伸出她們的手,對久壽多羅說:「親愛的久壽多羅!你已飲用不死的甘露,請將那不死的涅槃與我們分享吧!」

久壽多羅說︰「親愛的姐姐們!涅槃並非能分派給他人的物品。我將複述佛陀所說的法。倘若過去的波羅蜜成熟,你們將聽聞佛法而得見涅槃。」

「親愛的久壽多羅!請開始吧!」

「但是,在複述佛法之前,我必須坐在比你們更高的座位上,並沐浴及穿著適宜的衣服。」久壽多羅對於神聖的佛法懷著敬意。

沙瑪瓦帝為久壽多羅安排高座,並為她沐浴及準備品質極好的衣服。久壽多羅上座後,一字不漏地複誦佛陀的開示,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們則坐在低位恭敬地聆聽。當她複誦完畢後,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皆一同證得須陀洹果。

沙瑪瓦帝及侍女們向久壽多羅禮敬,沙瑪瓦帝法喜地說:「你是我們的再生母親及老師。從今日起,你不必再做其他事務,每日僅需前往寺院聞法,返回王宮為我們複誦佛陀的開示。」

如此,沙瑪瓦帝及侍女們藉由久壽多羅的複述,每日聽聞佛陀說法。久壽多羅隨所聞法,能憶持不忘,被佛陀譽為「多聞第一女居士」。

瑪甘蒂雅的復仇

雖然沙瑪瓦帝王妃及五百侍女已證得須陀洹果,但是她們從未有機會親見佛陀,因為優填王並不是佛陀的追隨者。從她們證悟的那日起,她們心中渴望能親見佛陀,希望能向佛陀頂禮,並親手獻上香水、花鬘等供養。

於是,沙瑪瓦帝請求久壽多羅帶她們去頂禮佛陀。久壽多羅說:「親愛的姐姐們!這在宮中是件嚴重的事,大家獲得入宮的許可,但是未經國王的允許而想走出王宮,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沙瑪瓦帝及侍女們的再三請求下,久壽多羅說︰「好吧!你們可在房間的牆上鑽洞,並準備好香水及花鬘,當佛陀及比丘們前往瞿沙伽、庫庫達及帕瓦利卡的住處應供而經過王宮時,你們可從洞口看見佛陀,並向佛陀獻供及頂禮。」沙瑪瓦帝及侍女們接受此建議,在牆上鑽洞,遙望路過的佛陀,並向佛陀頂禮及獻供。

有一天,瑪甘蒂雅從她的宮殿一路走到沙瑪瓦帝的宮殿,無意間發現房間牆上的洞,她詢問︰「這是怎麼回事?」

侍女們並不知道瑪甘蒂雅對佛陀的恨意,坦白告知︰「佛陀已來到此城,我們站在此處瞻仰佛陀,並向佛陀禮敬。」

「現在沙門喬達摩已來到此城市!」瑪甘蒂雅聽了極度憤怒,心想︰「我知道該對他做些什麼!這些女人是他的追隨者,我也該給她們點顏色瞧瞧!」

於是,瑪甘蒂雅對優填王進言:「大王!沙瑪瓦帝和她的侍女對你是不忠誠的,在這幾天內,她們將奪走你的性命!」

「她們不會作出如此之事。」優填王對沙瑪瓦帝相當了解,她對一切眾生皆充滿慈愛,他拒絕相信瑪甘蒂雅的指控。瑪甘蒂雅再次重複,優填王依然不相信。當瑪甘蒂雅第三次提出指控,而優填王仍然不相信時,她說:「大王!倘若你不相信,請到她們的寢宮,自己作判斷。」

優填王前往沙瑪瓦帝及侍女們的寢宮,看見牆壁上的洞,問道︰「這是怎麼回事?」當她們向他解釋後,他並沒有生氣,但不發一語。優填王吩咐吏人將牆上的洞口封起來,並為所有房間製作窗戶。

惡人辱罵佛七日

這計謀對沙瑪瓦帝及侍女們並未造成傷害,瑪甘蒂雅心有不甘,她想︰「無論如何,我將對沙門喬達摩再製造事端!」

於是,她賄賂城裡的人民,並對他們說︰「當沙門喬達摩率領弟子在城內走動時,煽動奴隸辱罵他們,並將他們驅趕出城。」

當佛陀進城時,那些不相信三寶的外道尾隨著佛陀,並高聲以各種不堪入耳的詞彙辱罵佛陀及僧團。

阿難尊者聽見這些毀謗,對佛陀說:「世尊!這座城市的人正辱罵及毀謗我們,我們到其他地方去吧!」

「阿難!我們應到哪兒去呢?」佛陀反問。

「世尊!我們去另一座城市。」阿難回答說。

「倘若那座城市的人也辱罵我們,我們又該往何處去呢?」

「世尊!我們繼續前往另一座城市。」

「阿難!不應作如是言。困難在何處生起,就在該處解決,僅有在如此的情況下,方可被允許前往他處。但是,阿難!是誰在辱罵你呢?」

「世尊!每一個人都在辱罵我們,奴隸及其他所有人。」

「阿難!我就像是進入戰場的大象。進入戰場的大象被賦予責任,以堪忍抵擋由四面八方射來的箭矢,我的責任亦是耐心地忍受許多惡人的惡語。」

於是,佛陀說出以下偈言︰

猶如象在戰場上,堪忍由弓所射箭;
我忍毀謗亦如是,世人多是無戒者。

調御象可赴集會,調御象可為王乘;
彼能堪忍於謗言,人中最勝調御者。

調御之騾為優良,信度駿馬為優良;
矯羅大象亦優良,自調御者更優良。4

佛陀以上的教示,利益了廣大群眾。佛陀繼續說:「阿難!不必被擾動,這些人僅能辱罵你七日,在第八日時他們將沉默。如來所面對的困難,將不會延續至第八日。」如同佛陀所預言,辱罵聲在第八日止息,城內恢復了平靜。

遭受計謀所陷害

當瑪甘蒂雅將佛陀趕出城市的計謀失敗後,她心想︰「我還能做些什麼呢?」於是,如此的念頭生起︰「那些女人是他的追隨者,我將毀了她們!」

那一天,優填王喝醉了,瑪甘蒂雅派遣使者對她的叔叔說︰「領八隻活雞及八隻死雞進宮,抵達時在階梯上宣布你的到來。當聽見『進來』時,且勿進來。先送上八隻活雞,再送上八隻死雞。」

「務必傳達我的指令!」她賄賂使者,以進行她的計謀。

當她的叔叔抵達時,她向優填王報告,優填王喚︰「進來!」他並沒有進入。這時,瑪甘蒂雅對那使者說︰「你到我叔叔那裡去!」

那使者到瑪甘蒂雅叔叔所在之處,從他手中領取八隻活雞,並帶至優填王面前說︰「陛下!有人送來最上等的雞。」

優填王說︰「誰來烹調呢?」

瑪甘蒂雅說︰「大王!沙瑪瓦帝帶領的五百侍女沒什麼事情做,將這些雞隻送到沙瑪瓦帝的宮殿,請她們烹調好後,再送過來給你。」

於是,優填王對使者說︰「將這些雞隻送去給沙瑪瓦帝的侍女,向她們傳達命令︰『不得假手於他人,必須親自殺雞及烹飪。』」

「好的,陛下!」於是,使者將八隻活雞帶給沙瑪瓦帝及侍女們,並傳達優填王的命令。但是,已是須陀洹聖者的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不可能再違犯五戒,故無法服從王令,她們說︰「我們不殺害任何生命。」那使者到優填王之處傳達她們的抗令。

瑪甘蒂雅說︰「看吧!大王!你應該確認她們是否真的不殺生。大王!請傳旨︰『烹調這些雞,並送至沙門喬達摩之處。』」於是,優填王如是傳旨。

但是,那使者假裝領著八隻活雞前往沙瑪瓦達的宮殿,卻在半途與瑪甘蒂雅的叔叔手中的八隻死雞交換。使者拿著八隻死雞,對沙瑪瓦帝及侍女們說︰「將這些雞烹調好後,送至沙門喬達摩之處。」

沙瑪瓦帝及侍女們說︰「這理當是我們該做的。」

當使者返回優填王的宮殿,優填王問道︰「如何?」

那使者如是回答︰「當我說『將這些雞烹調好,送至沙門喬達摩之處』,她們拿下那些雞。」

瑪甘蒂雅說︰「看吧!大王!她們不會為了你而如此做。當我對你說︰『她們的心向著別人』時,你並不相信。」

即使優填王聽了這些讒言,他依然包容沙瑪瓦帝及侍女們的所作所為,並保持沉默。瑪甘蒂雅心想︰「現在我該如何做?」

慈心不受箭所傷

優填王有三位妃子,即沙瑪瓦帝、瓦蘇羅答塔(Vāsuladattā)和瑪甘蒂雅。他習慣將時間平均分配給三位妃子,各輪流造訪七日。那天,瑪甘蒂雅知道優填王即將前往沙瑪瓦帝的宮殿,她請人傳話給叔叔︰「為我準備一條蛇,將蛇的毒囊摘掉。」她的叔叔遵照其指示去做。

瑪甘蒂雅了解優填王的習慣,他總會將調伏大象的琵琶帶在身邊。此琵琶中間有一洞,瑪甘蒂雅將蛇藏進琵琶洞內,再覆蓋一束花,以防止蛇爬出來。她讓蛇停留在琵琶洞孔內二至三天。

當優填王欲前往沙瑪瓦帝寢宮的那一天,她問道︰「大王!今天你將前往誰的寢宮呢?」

「沙瑪瓦帝的宮殿。」

「大王!我做了一個噩夢,有不祥的預感,你不能去該處。」

「我將像往常一般,前去沙瑪瓦帝的宮殿。」

瑪甘蒂雅試圖勸阻三次而失敗,最後她說:「既然如此,那我也跟隨你去!」

儘管優填王抗議,但她執意地說:「陛下!我不知道你將發生什麼事。」她表現出一副十分關心優填王安危的樣子,跟隨他到沙瑪瓦帝的宮殿。

優填王將琵琶放在床上,穿戴沙瑪瓦帝為她準備的衣服及裝飾,並享用沙瑪瓦帝為他準備的食物。此時,瑪甘蒂雅假裝悠閑地來回走動,趁沒人留意時,將琵琶洞口那束花移開。那已餓三天的蛇,從洞口爬出來盤繞在床頭上,抬起頭嘶嘶作響。

當瑪甘蒂雅見到蛇時,她高聲尖叫:「啊!陛下!有蛇!」

她緊接著辱罵︰「這愚蠢、倒霉的國王!從不聽我說的話!妳們這些無恥的流氓,有什麼尚未從國王那處獲得的嗎?國王若死,妳們才會快活,只要他活著,妳們都過得很痛苦。陛下!當我說︰『今天我做了噩夢,勿前往沙瑪瓦帝的宮殿。』你就是不聽我的勸說!」

當優填王看見蛇時,他的生命受到威脅而感到驚恐萬分,憤怒之火在他心中燃燒,他怒不可遏地大聲喝斥︰「這是她們所做的惡事!她們都是罪犯!當瑪甘蒂雅對我說她們的惡毒時,我並不相信。首先,她們在自己的房間牆上鑽洞;再者,當我將雞隻送去時,被她們退了回來;今天她們竟然將蛇放在床上!」他相信了瑪甘蒂雅的讒言,誤認為沙瑪瓦帝意圖謀殺他。

此時,沙瑪瓦帝對著她的五百侍女說:「此時此刻,除了慈心以外,我們沒有其他的庇護。你們任何人都不應當生氣,也不該對任何人生氣。對待國王及瑪甘蒂雅王妃,就如同對待自己一般。」

沙瑪瓦帝指示侍女們儘可能地散發慈愛,以去除一切怨恨、憤怒等不善心。在沙瑪瓦帝的指導下,訓練有素的侍女們對優填王及瑪甘蒂雅散播慈心。

優填王怒氣沖沖地提起那需千人拉動的角弓,將箭矢浸泡毒藥,置放在弓弦上。他命令沙瑪瓦帝站在最前端,所有的侍女在她身後排成一直線,他想以一箭射死所有人。

憤怒攻心的他,拉弓對準沙瑪瓦帝的胸膛,但是就在此時,他發現自己既無法射出箭,也無法放下弓,就只能以如此的姿勢僵持著。汗水從他顫抖的身子流下,他也抑止不了口水流出,猶如一個突然失去身體機能的人,戰慄地站在該處。

這是沙瑪瓦帝的「定遍滿神變」5(Samādhi vipphāra iddhi),此藉由慈愛禪定力而引發的神通,足以影響某些生理情況及自然現象,保護行者遠離危險。

沙瑪瓦帝對他說︰「大王!你累了嗎?」

優填王回答︰「我的王妃!我感到疲累,請成為我的支柱。」

沙瑪瓦帝說︰「很好,將箭朝向地面。」

優填王依照沙瑪瓦帝的指示去做,然後沙瑪瓦帝在心中祈願︰「願此箭能釋放。」那毒箭即射出,插在地面上。6

沙瑪瓦帝教誡︰「大王!不得迫害無邪惡者。」

優填王放下弓後,將自己浸泡在水中,然後濕著衣裳及頭髮,跪在沙瑪瓦帝面前說︰「請寬恕我,我因為瑪甘蒂雅的唆使,而做了愚蠢的事。」

「我寬恕你,大王!」沙瑪瓦帝說。

「真好!你對我充滿慈愛與寬恕。從今日起,你能隨意供養佛陀,你能前往寺院供養及聞法,你將受到良好的保護。」

沙瑪瓦帝趁此機會提出請求︰「果真如此,大王能否請世尊每日安排一位比丘至宮中說法呢?」優填王允諾。

優填王前往寺院頂禮佛陀,向佛陀提出沙瑪瓦帝的請求。佛陀將此任務指派阿難尊者(Ānanda)。從那時候起,沙瑪瓦帝與五百女侍者每日邀請阿難尊者至宮中,並在佛法教導結束後供養飲食。

有一次,佛陀在祇樹給孤獨園說法時,向大眾說︰「比丘們!在我的女居士弟子中,安住慈心者,以沙瑪瓦帝為第一。」7

五百袈裟供導師

有一天,在五百侍女的陪同下,沙瑪瓦帝及優填王在一座花園遊步。當時,沙瑪瓦帝聽見阿難尊者正在同一座花園的一棵樹下端坐,於是向優填王懇求前往頂禮自己的導師。優填王給予允諾,於是沙瑪瓦帝及侍女們前往阿難尊者之處,禮敬後坐於一面。

阿難尊者為她們教示、說法,沙瑪瓦帝及侍女們聞法而心生歡喜,供養阿難尊者五百件袈裟上衣——鬱多羅僧(Uttarāsaṅga),隨後起座禮敬,右繞而往優填王之處。

優填王見沙瑪瓦帝返回他的身邊,詢問之下而得知她們供養阿難尊者五百件鬱多羅僧衣,他感到忿怒,並且責難:「為何沙門阿難接受數量如此眾多的袈裟?沙門阿難想成為賣衣的商人嗎?他想開商鋪嗎?」

於是,優填王前往阿難尊者之處,相互問好之後,坐於一面,並對尊者說︰「尊者阿難!我的王妃及侍女是否來過此處呢?」

「大王!你的王妃及侍女來過此處。」

「尊者阿難!她們給予尊者何物呢?」

「大王!她們供養我五百件鬱多羅僧衣。」

「尊者阿難!如此多件衣,您如何處理呢?」

「大王!我將分給那些袈裟已破舊的比丘們。」

「尊者阿難!那些破舊的袈裟,您們如何處理呢?」

「大王!那些破舊的袈裟將作為上敷具。」

「尊者阿難!那些舊的上敷具,您們如何處理呢?」

「大王!我們將把它作為坐墊的套子。」

「尊者阿難!那些舊的坐墊套子,您們又如何處理呢?」

「大王!我們將把它作為地上的敷具。」

「尊者阿難!那些舊的地上敷具,您們如何處理呢?」

「大王!我們將把它作為拭足布。」

「尊者阿難!舊的拭足布,您們又如何處理呢?」

「大王!我們將把它作為去除污垢的雜布。」

「尊者阿難!那些舊的雜布,您們如何處理呢?」

「大王!我們將把它弄碎後,與泥漿混合,作塗地板之用。」

那時,優填王心想︰「沙門釋子如理使用一切物品而不浪費。」於是,他再供養阿難尊者五百件袈裟,阿難尊者一共獲得一千件袈裟的供養。8

惡業成熟葬火海

瑪甘蒂雅心想:「我策劃的報復行動全告失敗,該如何是好?」她感到萬念俱灰,因此作出絕望的嘗試。她計劃遊說優填王前往城外的一座花園,趁優填王外出時,縱火焚燒沙瑪瓦帝的宮殿,製造成是一起意外事故。她交代叔叔執行這精心籌劃的計謀,自己則在事發前出城,以避開成為嫌犯的譏嫌。

於是,當優填王外出時,她叔叔依照瑪甘蒂雅的命令前來王宮,將布料浸泡在油中,然後纏繞在沙瑪瓦帝宮殿的柱子上。當沙瑪瓦帝的侍女們經過時,問道︰「叔叔!你在這兒做什麼呢?」

「我的女孩!國王下令穩固這些柱子,因此交代裹上以油浸泡的布。很難理解為何在王宮某些事得做,某些事不應做。我求求你別在這兒了!」當侍女們離他而去後,他以優填王之名讓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進入他所指定的房間,並迅速將門上鎖,禁止她們離開。隨後他逐一將浸油之布燃火,並迅速離開王宮。

沙瑪瓦帝眼看熊熊烈火猶如怒海狂濤一般,快速地蔓延擴張,她對所有侍女教誡:「即使以佛陀的神通智慧,亦無法準確地計算,從無始劫的生死輪迴以來,我們的身體曾多少次被大火所燃。因此,慎勿放逸!」

當烈火將宮殿吞噬時,沙瑪瓦帝及五百位侍女們以苦受作為禪修所緣,因而證得更高的道果。

烈火將整座宮殿燒得精光,瑪甘蒂雅最後的計謀終於成功了。這不幸的事件傳遍全城,大家議論紛紛。眾多比丘早晨著衣持缽,前往憍賞彌托缽,用膳完畢歸來禮敬佛陀,向佛陀詢問被火燒死的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們投生何處。

佛陀說︰「比丘們!在這些在家女居士之中,有些人是入流者須陀洹,有些是一來者斯陀含,有些則是不來者阿那含,她們當中沒有一人在命終時,是未證得道果的。」

佛陀說出以下偈子︰

世人無明縛,所見作美好。
愚者執著縛,為黑闇所覆。
彼如見永恒,所見無何物。9

世人被無明所繫縛,將此世間視為美好。愚者被執著所束縛,而身陷在無明黑暗之中。世人所見的世間彷彿是永恆一般,但是真正「見」者,了知一切皆為因緣和合而有,實乃空無一物可執取。

瑪甘蒂雅受惡報

當優填王聽見吶喊聲︰「沙瑪瓦帝王妃的宮殿著火了!」他急忙趕到現場,但是在抵達前,宮殿已燒成灰燼。撲滅了火焰,在眾多隨從與眷屬的圍繞下,優填王坐在廢墟前黯然神傷,對沙瑪瓦帝之死感到悲痛欲絕,腦海裡不斷浮現沙瑪瓦帝的美德。

「是誰做出這種事呢?」優填王心想。

經過斟酌推想,優填王獲得結論,認為犯下此滔天大罪的主謀必定是瑪甘蒂雅。但是他猜想:「倘若我恐嚇她,她一定不會招認,因此我必須以計謀誘使她招認。」

當他如此思惟後,轉身對身邊的大臣說:「在此之前,無論做任何事情,我都感到憂慮,沙瑪瓦帝一直尋找機會殺死我。如今我終於可以寬心,能夠高枕無憂了。」

大臣問:「陛下!是誰做這事呢?」

「做這事的人,一定是真正愛我的人。」優填王回答。

瑪甘蒂雅當時就在附近,聽見此番話語時,她立刻站出來驕傲地承認這場大火、沙瑪瓦帝與侍女們的死,都是她一人所為,是她指示叔叔縱火燒死沙瑪瓦帝。優填王佯裝高興地說:「除了你,沒有人真正愛我。我很歡喜,我承諾將滿足你的願望,邀請你所有的親戚到王宮來吧!」

瑪甘蒂雅雀躍地請人傳遞訊息給她的親戚們︰「國王對我感到滿意及歡喜,並承諾將滿我所願,快來王宮吧!」

優填王對所有來到王宮的人,皆給予至高的敬意,以至於那些與瑪甘蒂雅毫無關係的人們亦行賄賂而稱︰「我是瑪甘蒂雅的親戚。」

當優填王將他們都掌握在手中時,他請人在王宮挖掘深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們逮捕扔進坑裡,再覆蓋稻草,然後將火點燃,活活將他們燒死,並以鐵犁將焦屍犁成碎片。

至於瑪甘蒂雅的殺戮罪行,優填王以更殘酷的方式處置,切割她身上的肉放入油中煮,以此將她凌虐致死。瑪甘蒂雅加諸於他人的惡行,全數回到自己身上,此惡果還會讓她繼續在地獄長時受苦。

有一次,比丘們在法堂討論此事︰「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在宮中被火燒死;瑪甘蒂雅的親戚被稻草覆蓋而燒死,並以鐵犁碾碎;瑪甘蒂雅則被油所煮。他們之中誰死了?誰活著呢?」當佛陀進入法堂,詢問比丘們所論何事,比丘們如實地向佛陀報告。

佛陀說︰「比丘們!那些放逸的人即使活了百歲,但是他們是死的;那些不放逸的人,無論死亡或活著,他們是活著的。當瑪甘蒂雅還活著時,她已經死了;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們即使死了,她們依然活著。比丘們!不放逸者不死。」

於是,佛陀說了以下偈言:

無逸不死道,放逸趣死路;
無逸者不死,放逸者如尸。

智者深知此,所行不放逸;
樂於不放逸,喜悅於聖境。

習禪者堅忍,勇猛常精進;
離軛獲安穩,得無上涅槃。10

不放逸是不死之道,放逸趣向死亡之路,不放逸者不死,放逸者經常死亡。智者了知此道理,因此所行不放逸,樂於不放逸,住於聖者喜悅的境界中。習禪者常堅忍精勤,因此得以解脫煩惱,獲得安穩,證得無上涅槃。

因果平等實不虛

一日,有關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之死,比丘們在法堂互相討論著:「如此這般具有信心及慈愛的女居士們竟然遭受橫死,這並不合理。」

此時,佛陀走入法堂,問道:「比丘們!你們坐在此處所論何事?」

當比丘們如實地向佛陀報告時,佛陀說:「比丘們!倘若僅看這輩子,以沙瑪瓦帝為首的五百女居士遭受橫死,確實不合理也不公平。然而,倘若審查她們過去世所造下的惡業,此生所遭受的果報都是合理的。」

「世尊!她們在過去世造了什麼惡業?請告訴我們。」於是,佛陀敘述沙瑪瓦帝及五百侍女過去世的因緣。

過去在波羅奈(Bārāṇasī),當梵與王(Brahmadatta)治國時,有八位辟支佛每日受邀至王宮應供,並由五百侍女代為供養及照料。有一天,當他們用膳完畢後,其中七位辟支佛騰空飛往喜馬拉雅山,另一位辟支佛獨自坐在河岸邊的草叢堆中,進入滅盡定。

那時,波羅奈的王后及五百侍女們到河邊沐浴嬉戲,當她們從河中出來時,身體感到寒冷而顫抖。為了驅寒,她們說︰「我們找個地方生火吧!」她們四處走動後,發現那堆草叢,心想沒有比那堆草叢更適合生火的地方了,於是堆放更多草及木在四周,並燃起火堆。

當草叢燃起時,她們驚訝地發現草叢中正端坐著辟支佛。眼看來不及滅火救出辟支佛,她們喊著︰「完了!完了!國王的辟支佛正被燃燒著,若國王得知我們是縱火的罪魁禍首,他鐵定會將我們全都燒死。」原本無心而不存有任何殺害動機,但是由於畏懼國王的懲罰,她們在那一刻生起殺念,決定毀滅證據。

於是,她們從四處尋來更多的乾草與木材,並堆放在辟支佛的四周,直至堆砌成大柴堆。然後,她們將油澆淋在柴堆上,並說︰「現在,他將被燃燒成灰燼。」隨後轉身離去。

任何一尊佛、辟支佛、阿羅漢及阿那含聖者進入滅盡定時,他們將不會受到任何一絲傷害。即使她們堆砌百千的柴火並淋上更多的油,這位辟支佛也將毫髮無損,亦不會感受到絲毫的灼熱感。那辟支佛在七日後從滅盡定出定,拍去身上的塵灰,騰空飛往另一處。

那位王后即是沙瑪瓦帝,侍女們即是沙瑪瓦帝今生的五百侍女。由於她們生起欲燒死辟支佛的惡心,作出傷害的行為,此惡行已導致惡業的形成。她們捨報後墮至火燒地獄幾十萬年。

由於相同的惡業未盡,在接下來數百世的生命裡,她們或遭房子被燒、或被困在房中被燒死,他們多次承受如此的果報。這果報在此生再度成熟,這是為何她們在這輩子遭遇如此的死亡,此緣於過去世所造作的惡業。

沙瑪瓦帝被佛陀譽為「安住慈心第一女居士」,源於過去世的願心。十萬劫前,勝蓮華佛(Padumuttara Buddha)出於世間時,沙瑪瓦帝出生於鵞城(Haṃsavatī)富者之家。

有一次,她聽聞佛陀說法,佛陀讚譽其中一位女居士為「安住慈心第一」。她聽聞後雀躍歡喜,希望能在未來佛座下,獲得與該位女居士同等的功德與殊榮。她虔敬供養以佛為首的僧團,並發此願。之後,她僅在天界及人間流轉,直至喬達摩佛出於世間時,她出生在跋達瓦提城,巴達瓦提雅富人之家。

沙瑪瓦帝是慈悲的化身,在多次遭遇陷害時,從未生起報復及瞋心。即使敵人以兵器相向,欲奪其性命時,她依然報以慈愛及關懷。在面對過往的惡業成熟,遭受葬身火海的陷害時,她並不瞋恨任何人,反而以此作為修行的增上緣,在道果的體證上更為增上。雖然她的一生佈滿荊棘,但是她卻讓慈悲的花朵,在荊棘上處處遍開,鋪出一條莊嚴光明的聖者之道。


電子書:

有聲書:

安住慈心第一女居士——沙瑪瓦帝

Footnotes

  1. 《法句經》第180偈。
  2. 《經集》八頌經品•摩健地耶經•第835偈。
  3. 久壽多羅(Khujjuttarā)被佛陀譽為「多聞第一女居士」,請參閱第二冊第四章「過耳成誦無盡藏」。
  4. 《法句經》第320~322偈。
  5. 定遍滿神變(Samādhi vipphāra iddhi)指四禪、四無色界定所遍滿的神變。在生起(初禪等)定以前或以後,依其剎那止(奢摩他)的威力之殊勝妙用。
  6. 有關毒箭無法傷害沙瑪瓦帝的說法,亦有其他版本述說優填王射出了箭,但由於慈愛的力量,那支箭發射至沙瑪瓦帝胸口前,折返迴轉向國王,但並未射中任何人。
  7. 《增支部》1集261經。巴利文為「Etadaggaṃ bhikkhave mama sāvikānaṃ upāsikānaṃ mettāvihārīnaṃ yadidaṃ sāmāvatī」。
  8. 《律藏》小品•第十一五百(結集)犍度(V.ii 284)。
  9. 《自說經》7品10經。
  10. 《法句經》第21~23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