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冊•第六章 火焰化清涼甘露

第二冊•第六章 禪定第一女居士──鬱多羅難陀母(Uttarānandamātā)

書名|《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作者|釋了覺、釋了塵

多羅難陀母(Uttarānandamātā)的生平有著神奇的轉變。她的家庭本處於古印度社會的奴隸階級,卻仰仗布施聖者的功德力,她的家庭在一夜之間有了翻天覆地的轉變。她及父母由此擺脫奴隸的命運,父親更成為城內擁有無盡財富的富人之一。

鬱多羅難陀母隨後聽聞佛法而轉凡入聖,她以禪定而聞名,在面對敵人以熱油淋向她時,她能在彈指的瞬間進入慈心三昧而毫髮無損。對於懷著惡心傷害她的敵人,她不但不起瞋心,反而以德報怨,慈悲地幫助敵人親近佛陀,由此使敵人得入聖者之流。鬱多羅難陀母以慈愛降伏瞋恨、從善如流的美德,成為流傳千古的美事。

父母施舍利弗尊者

鬱多羅難陀母出生於王舍城(Rājagaha)奴隸之家。她原名鬱多羅(Uttarā),父親名為富樓那悉哈(Puṇṇasīha),母親亦同名鬱多羅(Uttarā)。他們一家三口是王舍城富人蘇瑪那(Sumana)的奴婢,居家一貧如洗,吃不飽亦穿不暖。

在吉祥的日子,王舍城舉城歡慶特別的節日,國王宣布:「王舍城人民將享有七日的假期!」

富人蘇瑪那聽聞此消息,對大清早到他家的僕人富樓那悉哈說︰「富樓那!侍從們想放假慶祝節日,你想放假過節,或是受薪工作?」

富樓那悉哈對雇主蘇瑪那說:「主人!假期是富人的專利,我家的米還不足夠煮明日的粥,節慶對我有何益?如果我有牛隻,還寧可去犁田。」

「很好,帶著牛隻犁田去吧!」

於是,富樓那悉哈領了一隻強壯的牛和一把犁,對他的妻子說:「親愛的妻子!市民們都在歡慶度假,由於我們太貧窮了,我必須工作以獲得津貼。今天午餐,請你煮平日份量的兩倍,再將便當帶給我。」語畢,他便往稻田去工作。

那時,舍利弗尊者已進入滅盡定七日,並在第七日從滅盡定中出定。舍利弗尊者生起此念:「今天誰能接受我的祝福呢?」隨即以超越凡人的天眼觀察,發現富樓那悉哈證悟的因緣已成熟。於是,舍利弗尊者在清晨時分,著衣持缽,前往鬱多羅的父親——富樓那悉哈犁田之處。

舍利弗尊者站在距離富樓那悉哈不遠處,好讓富樓那悉哈能看見他。當富樓那悉哈見到舍利弗尊者時,他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趨前向尊者作五體投地的禮敬。舍利弗尊者為了富樓那悉哈的利益,將缽及濾水囊遞給他。

富樓那悉哈心想:「尊者或許需要一些水洗臉。」於是,他將蔓藤製成牙刷,供養舍利弗尊者。當尊者在漱洗時,他拿著缽及濾水囊,盛滿已過濾的清水供養舍利弗尊者。

舍利弗尊者以水洗臉後,心想︰「此人居家在城市的最末端,倘若我前往他家,他的妻子將無法遇見我。我將在此處稍候片刻,待他的妻子為他外出送飯時,我再啟程。」

當舍利弗尊者知道他的妻子已從居家出發時,尊者隨即往城裡的方向行去。

此時,富樓那悉哈心想:「過去尊者從未經過此處,或許出自於哀愍我、為利益我的緣故,今日尊者特來此地。我的妻子已在途中為我送來便當,若能供養尊者,那該有多好啊!」

在這吉祥日的清晨,鬱多羅的母親以被分配的米量烹飪,帶著便當前往富樓那悉哈農耕的田地。途中,她遇見舍利弗尊者,心想:「過去即使我遇見尊者,也沒有食物能供養;當我有食物能供養時,卻沒有遇見尊者。如今我既有食物,又遇見尊者,我真是太幸運了!我將供養舍利弗尊者此飲食,再準備另外一份食物給我的丈夫。」

於是,她放下便當,向舍利弗尊者作五體投地的禮敬,並對他說:「尊者!請勿介意這些食物的粗糙,請賜予僕人祝福。」於是,將她煮好的米飯放入舍利弗尊者的缽裡。

當鬱多羅的母親倒入一半的米飯時,尊者即以手覆缽,說道:「已足夠!」

她說:「尊者!一份飲食不能劃分成兩份,我希望能毫無保留地供養尊者。不為此生的利益,而為來生的福祉。」語畢,她將米飯悉數倒入尊者的缽裡,並發願:「願我能獲得您所證悟的佛法,願我們能擺脫貧困。」

「願你所求滿願。」舍利弗尊者給予祝福之後,即返回寺院。

鬱多羅的父母對舍利弗尊者作了具備四種條件的布施1。此殊勝的布施,讓他們迅速地在此生獲得善報。

一夜之間家財萬貫

鬱多羅的母親返回居家,下廚烹調另一份食物,帶至富樓那悉哈農耕的田園。那時,富樓那悉哈耕犁將近一英畝2的田地。他飢餓難忍而放下牛軛,坐在一棵樹蔭下,飢腸轆轆地呆望著道路。

他的妻子遠遠看見富樓那悉哈,想著︰「那是我的夫君,正忍受著飢餓而坐在路邊等我。倘若他訓斥︰『你拖延太久了!』或用鞭子的把柄打我,那我所做的善業將功虧一簣。因此,我必須先發言!」

於是,她走到富樓那悉哈身邊,用緩解地語氣說道:「親愛的夫君!我請求你在今天抑止你的怒氣。」

「為什麼?」富樓那悉哈疑惑地問道。

「親愛的夫君!今早我遇見佛陀的首座弟子——舍利弗尊者,我將原本要帶給你的米飯全數供養尊者。之後,我返回家另外再煮一份便當送過來,這是為何我今天遲到的原因。」

「親愛的妻子!你已做了令我感到最歡喜的事,將我的米飯供養尊者,你做得太好了!今早,我供養舍利弗尊者牙刷和淨水。因此,今天尊者的一日所需,皆由我們所供養。」這對夫婦對他們的善行感到喜悅不已。

富樓那悉哈進食之後,躺在妻子的腿上小歇一會兒。當他睡醒睜開雙眼時,看見他所犁過的土地都變成一片金黃,猶如散落的黃花(Kaṇikāra)遍滿土地,光耀奪目。

他驚訝地對妻子說:「親愛的妻子!那些是什麼東西?」他舉起手指,指向那片金黃色的土地。「我所犁過的每一寸土地,看起來猶如遍地黃金!」

妻子睡眼惺忪地說:「親愛的夫君!或許是你勞作過度,產生幻覺。」

「看!你親眼看看!」富樓那悉哈喊道。

妻子揉揉雙眼,看著眼前那片土地,說道:「親愛的夫君!你說的是真的,那些東西看起來就像是黃金。」

富樓那悉哈站起身子,走向那片金光閃閃的田地,彎腰撿起金黃色的土塊,並以犁轅敲擊。那金黃色的土塊變成柔軟的黃金團,猶如糖漿粘在犁轅上。

他驚歎地向妻子展示手上的黃金,說道:「親愛的妻子!他人需等待三至四個月,所播下的種子才能有所收成。然而,我們的善行播種在以舍利弗尊者為福田的肥沃土地上,立即帶來如此豐碩的收穫。在這接近一英畝的土地上,找不到任何如訶子果般大小的寸土,不變成黃金。」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妻子問。

「如此龐大的黃金數量,我們不能私藏。」富樓那悉哈回答。

於是,他撿起黃金土塊,盛滿裝米飯的容器,前往王宮面見頻婆娑羅王(Bimbisāra)。

頻婆娑羅王接見富樓那悉哈,問道:「朋友!你從何處獲得這些黃金?」

「陛下!今天我犁過的田地都變成黃金,請國王派遣人前往收集。」

「你是誰?」國王詢問。

「我的名字是富樓那悉哈。」

「但是,今天你做了何事呢?」

「今日清晨,我供養舍利弗尊者牙刷和淨水,而我的妻子亦把為我準備的米飯供養舍利弗尊者。」

頻婆娑羅王聽後,驚歎道:「今天你即獲得了供養舍利弗尊者的果報,朋友!我該如何做呢?」

「請國王派遣數千輛車乘,將黃金運載至王宮。」富樓那悉哈回答。

於是,頻婆娑羅王派遣眾多隨從,駕駛數千輛車乘,前往富樓那悉哈耕犁的田地收集黃金。

眾多隨從著手在田地收集黃金時,他們說:「這是國王過去所作的善業,果報成熟所致。」此時,他們手中的黃金立刻變為土塊!他們收集不到任何黃金。隨從們立即向頻婆娑羅王稟報此事。

頻婆娑羅王說:「在這種情況下,你們得說:『這是富樓那悉哈過去所作的善業,果報成熟所致。』」

隨從們按照頻婆娑羅王的指示去做,手上的泥土隨即變為黃金,他們成功收集田地內大量的黃金。於是,上千輛車乘載滿黃金,並堆積在王宮的廣場,堆砌至多羅樹那般高。

頻婆娑羅王召集富商們集思廣益:「在這座城裡,有誰的房子能容納如此龐大的黃金數量嗎?」

「陛下!並無房子能容納如此大量的黃金。」

「對於黃金的擁有者——富樓那悉哈,我們該怎麼做?」頻婆娑羅王再問。

富商們異口同聲地回答︰「陛下!富樓那悉哈應被賦予『財務大臣』的頭銜。」

頻婆娑羅王同意他們的說法,賜封他為「多富長者」(Bahudhanaseṭṭhi),並將所有收集的黃金都交給他。在同一天,富樓那悉哈正式任命為財務大臣,為此舉行莊重的就職典禮。富樓那悉哈成為頻婆娑羅王統治區域內,擁有無盡財富的富人之一。

聞法生起離垢法眼

那時,富樓那悉哈對頻婆娑羅王說︰「一直以來,我們寄宿在他人家中。請賜予我們居所。」

於是,頻婆娑羅王指向一處灌木林,對他說︰「你看見那一片灌木林嗎?可在那一處興建自己的住處。」

獲得國王賜予的土地後,富樓那悉哈在該處建造一棟新房子。在新屋落成時,他舉辦七日盛大的慶典,同時慶祝受封「財務大臣」的頭銜。富樓那悉哈邀請以佛陀為首的僧團到新住處,連續七日行廣大布施,以勝妙飲食供養佛陀及僧伽。

在慶典的第七日,當佛陀宣說佛法時,富樓那悉哈與妻子,以及女兒鬱多羅,一家三人全證得須陀洹果。

嫁入無信外道之家

富樓那悉哈的前雇主——蘇瑪那並不是佛陀的追隨者。當他知道富樓那悉哈有一位成年未嫁的女兒鬱多羅,他想讓自己的兒子迎娶她。於是,他派人向富樓那悉哈提親,但是被富樓那悉哈拒絕了。

蘇瑪那生氣地說:「那位曾經依靠我的人,現在因為有財有勢而不屑我。」他請使者傳達他的不滿。

富樓那悉哈亦不甘示弱地向使者解釋:「你的主人是傲慢的!他應記住,不能因為某人出生貧窮,而期待他永遠貧窮。現在我的財富,足以購買如蘇瑪那這般的富人作為我的奴隸。」

「我這麼說並非貶低他的階級地位,他依然是我尊敬的家主。我的觀點是:我的女兒是一位入流者,一位佛陀教法的聖弟子。她每日以一枚金幣的鮮花供養三寶。我不能將女兒送至像蘇瑪那這般的外道家庭。」

當蘇瑪那得知富樓那悉哈採取的堅定立場時,他改變了態度。他向富樓那悉哈轉達:「我不希望我們之間的友誼因此而毀壞,我將確保我的兒媳婦每日獲得兩枚金幣的鮮花。」

富樓那悉哈具有感恩的美德,他最後妥協於蘇瑪那的建議,將女兒鬱多羅嫁給蘇瑪那的兒子。在雨季初端,鬱多羅嫁入蘇瑪那家。

聘請妓女服侍丈夫

有一天,鬱多羅對丈夫說:「親愛的夫君!當我居住在父母家時,每月我皆持守八齋戒八日。若你同意,我也將在此處如是受持。」雖然她溫和地提出請求,但是她的丈夫卻斬釘截鐵地拒絕她,她不得不溫順地忍受。

那時,比丘們進入為期三個月的雨安居。在雨安居初期,她再次尋求丈夫的許可,以便能在三個月內持守八齋戒。然而,她再度遭到丈夫無情地拒絕。

從鬱多羅嫁入夫家那一天起,她既無法受持齋戒,亦無法親近比丘或比丘尼聽聞佛法,更沒有機會廣行供養。當兩個月半已過,她問侍女們:「雨季還剩下多少天呢?」

「女士!雨季還剩下半個月。」侍女回答。

於是,鬱多羅向父親傳達訊息:「為何將我扔進如此一座監獄?我寧可賣給人當奴隸,也不願意在此不具正信的家庭存活。從我首日嫁入夫家至今,連一日受持齋戒的機會都沒有,也沒有機會親近比丘或比丘尼聽聞佛法,更不用說有機會能完成一次的善行。」

當她父親收到此訊息時,他感到難過及內疚,心想:「我可憐的女兒!她過得如此不開心。」

於是,他想出一個辦法來完成女兒的心願,他委託某人將一萬五千金帶給女兒,並傳達訊息:「在我們的城市有一位名為師利瑪3(Sirimā)的名妓,每晚收費一千金。你將一萬五千金交給她,請她服侍你的丈夫十五天。在這段時期,你就能完成你想要做的善行。」

於是,鬱多羅召喚師利瑪到她家中,並對她說:「親愛的師利瑪!我將在接下來的十五天持守八齋戒,這一萬五千金作為你的酬勞,請你在這期間服侍我的丈夫。」

「好的。」師利瑪接受這筆交易。

於是,鬱多羅將師利瑪帶至她丈夫的身邊。

當她的丈夫看見師利瑪時,他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鬱多羅回答:「夫君!在接下來的十五天,師利瑪將代替我服侍你。我希望能在接下來的兩周持守八齋戒、供養僧團及聽聞佛法。」

當她丈夫端視明豔不可方物的師利瑪時,他立即同意這項安排,說道︰「好的,就這麼辦!」並允許她持守齋戒十五天。

於是,鬱多羅前往禮敬佛陀,並提出邀請:「世尊!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請到我的家中接受我飲食的供養。」佛陀默然而許。

在得到佛陀的同意後,她雀躍歡喜,心想:「從這一天開始直至雨安居結束,我將得以供養佛陀,並聽聞佛法。」

她返回家後,進入廚房作諸多安排,對侍女說︰「粥如此煮」、「蛋糕那麼做」。鬱多羅自由地履行她的心願,清晨為佛陀及僧團準備飲食,並供養以佛為首的僧團。當佛陀返回寺院時,她獨自留在樓上嚴謹持守齋戒,如此祥和地度過十五天。

慈愛不受熱油所傷

為期三個月的雨安居進入最後一天,那天亦是她受持八齋戒的圓滿日。從清晨開始,她忙碌於準備米粥及各種殊妙飲食供養佛陀及僧團。

那時,她的丈夫在豪宅的樓上與師利瑪嬉戲,他將窗戶的簾子拉開俯視屋內的狀況。鬱多羅碰巧抬頭望向窗戶,他們視線相交,彼此互望而微笑。

她的丈夫微笑,因為看見這女人為了供養飲食,全身浸濕著汗水,佈滿木炭及煙灰。他笑著心想:「多麼愚笨的女人!不懂得享受自己所擁有的財富與舒適,捨棄尊貴的身分,與侍女們一起混在廚房瞎忙。她想︰『我要供養出家人』,而且她那麼做時,竟然為此感到高興。」

鬱多羅微笑,因為看見這男人的放逸,想著:「這位家主的兒子忘失無常,誤認為生命裡的安逸與舒適是持久的。」

然而,在旁的師利瑪看見這對夫婦對望微笑,心中燃燒起嫉妒的火焰,心想:「這個奴隸鬱多羅,竟然在我的面前與我的丈夫調情!我將讓她處在痛苦的深淵中!」當下她產生錯覺,認為她和這家主的兒子才是真正的夫妻,一時忘了自己的真實身分不過是被僱請而來的妓女。

憤怒填胸的她衝下樓,怒氣沖沖地闖入廚房,推開僕人,拿起大勺子將正在沸騰的油從鍋子裡撈起,然後走向鬱多羅。

鬱多羅知道師利瑪擁有這個居家的主權長達半個月,誤認為自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看見師利瑪憤怒地走向她時,她想:「我的朋友幫了大忙!與她所作的偉大善行相比,此世界為小,梵天界為低。多虧有她!我才能如願布施及聽聞佛法。若我對她懷有瞋心,且讓這滾燙的熱油燒燙我;倘若沒有,且讓它不燙傷我。」想畢,她在瞬間進入禪定,對敵人散發慈心,慈愛沁透她全身。

當師利瑪將沸騰的熱油淋向鬱多羅的頭時,在慈心威力的保護下,她感受不到熱油的灼燒。那滾燙的熱油僅流過身子,猶如清水澆淋在荷葉上,不造成絲毫的傷害。

這是鬱多羅的「定遍滿神變」(Samādhi vipphāra iddhi),這種高層次的禪定力而引發的神通,足以影響某些生理情況及自然現象,讓行者遠離危險及傷害。

然而,師利瑪反而更加憤怒,她再次拿起另一勺熱油走向鬱多羅。那一刻,鬱多羅的侍女們一起衝上前抓著她,並將她拽倒在地,報以拳打腳踢,怒罵道:「你這奴隸!你僅是我們女主人的僱傭,在此處僅僅住了十五天,竟然想與我們的女主人競爭!」

她們情緒激動地毒打師利瑪,鬱多羅極力勸阻無效,乾脆以身體擋在師利瑪身前,並將所有侍女推開。她出自真心地關懷師利瑪,教誡她:「你為何做出如此的惡行?」她以溫水為師利瑪清洗傷口,並為她敷上極品草藥。

利益敵人令聞佛法

師利瑪突然覺醒自己不過是個妓女,也意識到自己已偏離事實太遠,其實自己僅是這個家的過客。她想:「僅僅因為她的丈夫對她微笑,我便將沸騰的熱油澆淋在這女主人的頭上,我確實做了最邪惡的事。然而,這女主人不但沒有命令她的侍女逮捕我,反而在她們痛打我時將她們推開,竭盡全力地保護我,做任何她能為我做到的事。倘若我不請求她的寬恕,我的頭或將碎裂成七片。」

受到鬱多羅的慈愛攝受,師利瑪跪在鬱多羅足下,請求她的寬恕:「親愛的女士!我為自己魯莽的行為向您懺悔,請您原諒我。」

為了師利瑪的利益,鬱多羅對她說:「親愛的師利瑪!我現在還無法接受你的懺悔。我是父親的女兒,我的父親尚活著,若我的父親寬恕你,我也會原諒你。」

「好的,我將向你的父親——財務大臣富樓那悉哈請求寬恕。」師利瑪說。

「在輪迴中,富樓那悉哈是我的父親;但是,若我那位脫離輪迴的父親寬恕你,我亦會原諒你。」鬱多羅如是回答。

「但是,誰是你所說的那位脫離輪迴的父親呢?」師利瑪繼續問。

「佛陀,正等正覺者。」鬱多羅回答。然後,她繼續說︰「明日佛陀與僧團將到此處應供,依你的能力所及,在此處親自獻上飲食供養,並請求佛陀的寬恕吧!」

「好的。」

師利瑪起身返回自己的住處,準備各式各樣精緻殊妙的飲食。次日,她帶領五百隨從與所準備好的飲食,前往鬱多羅的住處。然而,她不敢親自將飲食放入佛陀及比丘僧眾的缽內,僅站立在一旁等待。鬱多羅接過她所準備的飲食,為她作妥善的處理及安排。

在佛陀與僧眾們用膳結束時,師利瑪及五百隨從跪在佛陀的足前說︰「世尊!昨日我對鬱多羅做了錯誤的行為。我向她請求原諒,然而她說,我必須先得到世尊的寬恕,她才會原諒我。請世尊寬恕我!」

佛陀說︰「師利瑪!我寬恕你。」

於是,師利瑪走向鬱多羅,向她禮敬請求寬恕。

鬱多羅說︰「師利瑪!我寬恕你。」

佛陀接著問鬱多羅︰「當師利瑪將熱油澆淋在你的頭上時,你作何感想?」

「世尊!我對她散播慈愛,想著:『我的朋友幫了大忙!與她所作的偉大善行相比,此世界為小,梵天界為低。多虧有她!我才能如願布施及聽聞佛法。若我對她懷有瞋心,且讓這滾燙的熱油燒燙我;倘若沒有,且讓它不燙傷我。』我感激她的幫助,對她無瞋恨及厭惡。」

「很好,鬱多羅!」世尊說:「這是克服瞋心的正確方法。以慈愛調御瞋恚者,以善行調伏造惡者,以慷慨懾服吝嗇者,以真實語戰勝說謊者。」

於是,佛陀說出以下偈言:

以不忿勝忿,以善勝不善,
以施勝慳吝,以實勝虛妄。4

當佛陀說此偈頌結束時,鬱多羅證得斯陀含果5。鬱多羅的丈夫、公婆,以及師利瑪與其五百隨從,皆證得須陀洹果。師利瑪邀請以佛陀為首的僧團次日到她家中接受飲食供養。

之後,鬱多羅生下一名兒子,取名為難陀(Nanda),從此以後大家都稱她為鬱多羅難陀母(Uttarānandamātā)。

鬱多羅以禪定聞名,精通且能疾速入定或出定。當她面臨被熱油燙傷的關鍵時刻,瞬間進入了禪定,讓心安住於慈愛。有一次,佛陀在祇樹給孤獨園說法時,向大眾說︰「比丘們!在我的女居士弟子中,禪定者,以鬱多羅難陀母為第一。」6

鬱多羅女天宮之主

鬱多羅難陀母捨報後,轉生於天界,住在鬱多羅女天宮。《小部•天宮事經》7(Vimānavatthu)記載,目犍連尊者(Moggallāna)問出生在天界的鬱多羅難陀母︰「女神!你的容色照耀十方,恰如拂曉的明星。你依何因緣擁有這般容色?以何因緣得此天宮享受善果?為何可意的財寶為你而生?女神!大威神者!我問你,你在人間時,造作何種福業?緣於何因緣而你有如此的輝光?你的容色照耀十方?」

鬱多羅女神受目犍連尊者所問,充滿喜悅地向尊者解說如何得此業果。

「我住居家時,無嫉妒、無慳貪亦無惱害。我順從夫君而沒有怨怒,常行齋戒不放逸。每半月中的第八日、第十四日、第十五日以及神變月,受持八支齋戒。我常持齋戒,以戒防護自制,樂於分享而住於天宮。我離殺生、制妄語、離偷盜、離邪行及離飲酒。喜於此五戒,通達聖諦,為有聲望具眼者——喬達摩佛的優婆夷。」

「我依自己的戒與名譽而具有聲望,享有善福果,無病且獲得安樂。依於此我具有如此的容色,依於此我得此天宮享受善果,亦有可意的財寶為我而生。」

「比丘!大威神者!我向您奉告,我在人間時,因造作此福業而有如此的輝光,我的容色及光芒照耀十方。」

「尊者!您以我之名,以頭面頂禮世尊之足,說:『世尊!優婆夷名鬱多羅,以頭面頂禮世尊足。』尊者!倘若世尊授記我某沙門果,此並不足為奇。」

佛陀授記鬱多羅為一來果斯陀含聖者。

十萬劫前美麗心願

鬱多羅難陀母被佛陀譽為「禪定第一女居士」,源自她過去的願心使然。十萬劫前在勝蓮華佛(Padumuttara Buddha)的教法時期,她出生於鵞城(Haṃsavatī)富人的家庭。

有一次,她在聞法時,看見勝蓮華佛將一位女居士置為「禪定第一」的殊榮,她亦渴望自己能擁有如此的功德與殊譽。於是,她對佛陀及僧團行廣大布施,並發如是願。勝蓮華佛預言,她的願望將在未來佛座下實現。

她在十萬劫間僅流轉於天界與人間,直至喬達摩佛出於世間時,她出生在富樓那悉哈之家。一家人原為蘇瑪那的奴隸,後來因供養舍利弗尊者而擺脫貧困,父親被賦予財務大臣的職稱,自己亦成為財務大臣之女。

鬱多羅難陀母利用在人間有限的生命,以崇高的美德開拓來生豐碩的果實。她在人間的修行與持戒行善之善業,使她出生在天界鬱多羅女天宮享福不盡。舉凡證得一來果的聖者,僅將在人間或天界出生一次即解脫輪迴。

鬱多羅難陀母以她在人間的事跡,激勵世人勿平白浪費珍貴的人身,應積極使用現有的資源,為來生鋪下光明平坦的道路。


電子書:

Footnotes

  1. 在《法集論注釋》(Atthasālinī)與《法句經注釋》(Dhammapada Aṭṭhakathā)提到具備四種條件的布施,能得現法受業,在當生即能帶來善報。四種條件的布施即:一、所布施的物品是如法獲得的;二、對布施具有信心與具備三種思緣,即布施前、布施時、布施後歡喜;三、接受者是已證得阿羅漢或不還果的聖者;四、接受者剛從滅盡定出定。
  2. 富樓那悉哈所犁的土地,以印度古代的衡量單位為一伽裏沙(Karīsa),即接近一英畝。
  3. 師利瑪(Sirimā)的事跡,請參閱第二冊第十三章「一夜千金,死後無人問津」。
  4. 《法句經》第223偈。
  5. 斯陀含(Sakadāgāmī)又稱「一來」。斯陀含聖者斷三結(身見結、疑結及戒禁取結),貪、瞋、癡薄,最多僅在人間或天界再生一次,即證阿羅漢果並般涅槃。
  6. 《增支部》1集262經。巴利文為「Etadaggaṃ bhikkhave mama sāvikānaṃ upāsikānaṃ jhāyīnaṃ yadidaṃ uttarānandamātā」。
  7. 《天宮事經》15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