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冊•第十二章 女居士之秤與量

第二冊•第十二章 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 (Veḷukaṇḍakiyā Nandamātā)

書名|《心微笑了——佛陀時代的女性證悟道跡》

作者|釋了覺、釋了塵

魯堪達奇雅難陀母(Veḷukaṇḍakiyā Nandamātā)居住於阿槃提國(Avanti)威魯堪達城(Veḷukaṇḍa),她是一位已證得阿那含果1的女居士。

雖然在佛陀讚譽具有特殊能力的第一女居士當中,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並不在其列。然而,佛陀卻以她作為優婆夷弟子中的衡量基準及榜樣。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與擁有「多聞第一女居士」之稱的久壽多羅2(Khujjuttarā),同被佛陀譽為優婆夷弟子中的秤與量。

自在語毘沙門天王

《增支部•難陀母經》3(Nandamātāsuttaṃ)如是記載。那時,舍利弗尊者(Sāriputta)、目犍連尊者(Moggallāna)與大比丘眾前往特櫬那山(Dakkhiṇāgiri),不久即將經過難陀母居住的城市——威魯堪達城。

那天,在清晨破曉時,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起身讀誦《彼岸道品》4(Pārāyana)。天界四天王之一的毘沙門天王(Vessavaṇa)碰巧有事,而從北方往至南方,途中經過難陀母的住處。當毘沙門天王經過時,聽見難陀母正讀誦《彼岸道品》,他安靜地站立諦聽,靜待她讀誦完畢。當難陀母讀誦《彼岸道品》完畢後,安靜而默然。

此時,毘沙門天王知道難陀母已讀誦完畢,他歡喜地說:「善哉,姐妹!善哉,姐妹!」

難陀母訝異地問︰「賢友!你是誰呢?」

「姐妹!我是你的兄弟——毘沙門天王。」

「善哉,賢友!願我所讀誦的法門,作為送你的禮物。」

「善哉,姐妹!請讓此作為送我的禮物︰明日早食前,以舍利弗尊者及目犍連尊者為上首的比丘眾,將來到威魯堪達城。明日請你對比丘僧眾作飲食供養,然後稱是為我作的布施,這即是贈送我的禮物。」

於是,夜過之時,難陀母在住處準備各種殊妙飲食,等待以舍利弗尊者及目犍連尊者為上首的比丘僧眾到來。這時,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等比丘僧眾在尚未食用朝食時,進入威魯堪達城。

難陀母對某一位男子說:「來!你前往僧園告知比丘僧眾︰『尊者!時候已到,在難陀母的住處,飲食已準備好了。』」

該男子回答︰「好的,夫人!」

於是,他前往僧園告知比丘僧眾︰「尊者!時候已到,在難陀母的住處,飲食已準備好了。」

在午前時,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及比丘們著衣持缽,前往難陀母的住處,並坐在為他們所設好的座位上。難陀母將所準備好的殊妙飲食,親手供養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及比丘僧眾,令他們食用飽足。

當舍利弗尊者已食用完畢,手離開缽時,難陀母在一旁坐下來。舍利弗尊者對坐於一面的難陀母說:「難陀母!是誰告知你比丘僧眾的到來呢?」

於是,難陀母將事情的經過向舍利弗尊者報告,並複述與毘沙門天王之間的對話,隨後說︰「尊者!這布施的一切福德與利益,願成為毘沙門天王的安樂。」

舍利弗尊者聽後,讚歎道︰「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你能與具有如此大神力、如此大威力的天子——毘沙門天王當面交談。」

自證殊勝未曾有法

難陀母對舍利弗尊者說︰「尊者!對我而言,這並不是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還具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我有一位可愛、悅意的獨生子,名為難陀。但是,國王依某種原因將他帶走,再以暴力奪取他的生命。尊者!在兒子被捕或正被捕時、被傷害或正被傷害時、被殺或正被殺時,我知道我的心並沒有變異。」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你甚至能淨化心的生起。」

「尊者!對我而言,這並不是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還具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我的丈夫死後,投生在某夜叉界,他對我顯現過往的身形。但是依於此因緣,我知道我的心並沒有變異。」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你甚至能淨化心的生起。」

「尊者!對我而言,此並非我僅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尚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自從我年輕時,嫁給年少的丈夫以來,對於丈夫,即使是心意都不曾背叛他,更何況是以身背叛。」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你甚至能淨化心的生起。」

「尊者!對我而言,這並不是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自從我宣告成為優婆夷後,我知道自己不曾故意違犯任何戒。」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

「尊者!對我而言,此並非我唯一具有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還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此處若我願意,則能離欲、離不善法,進入住於有尋、有伺,由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以尋、伺的平息,內潔淨、一心,進入住於無尋、無伺,由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以喜的褪去,安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受樂,進入住於聖者宣說的『平靜、具念、樂住』的第三禪;以樂的捨斷、苦的捨斷,先前的喜、憂已滅沒,進入住於不苦不樂,捨念清淨的第四禪。」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

「尊者!對我而言,這並非我唯一不可思議、未曾有法,我尚有其他的不可思議、未曾有法。尊者!依世尊所說的五下分結,我未見這當中,有任何自己尚未捨斷的。」

「真不可思議,難陀母!未曾有,難陀母!」

那時,舍利弗尊者對難陀母宣說法要,令她激勵及歡喜,隨後從座而起離去。

難陀母將此布施功德迴向毘沙門天王,毘沙門天王為表達感激,以穀米裝滿難陀母的糧倉,如此延續直至難陀母命終。

六支布施福德海聚

那時,佛陀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Jetavana)。佛陀以清淨天眼,觀察到住在威魯堪達城的難陀母,向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為上首的比丘眾,作六支具足的布施。佛陀以此契機向比丘們說法,此說法記載於《增支部•六支布施經》5(Chaḷaṅgadānasuttaṃ)。

佛陀對眾比丘說:「比丘們!住在威魯堪達城的難陀母,向舍利弗、目犍連為上首的比丘眾,作六支具足的布施。何為六支具足的布施呢?」

「比丘們!施者有三支;受者有三支。」

「施者有哪三支呢?比丘們!在此,世間有布施者,施前是愉悅的,施時是心歡喜的,施後是歡悅的,這是施者的三支。」

「受者有哪三支呢?比丘們!受者是已離貪的人,或是正在精勤調伏貪的人;是已離瞋的人,或是正在精勤調伏瞋的人;是已離癡的人,或是正在精勤調伏癡的人。這是受者的三支。如此,施者有三支、受者有三支。比丘們!這是六支具足的布施。」

「比丘們!如此具足六支的布施,不容易計取其福德之量,說:『有這麼多福德的積聚、善的積聚、樂的收益、導向生天、安樂的果報、有利於在天界,導向可喜、可愛、可意、利益與安樂的果報。』而只能稱為不能計算、不可量的大福德聚。」

「比丘們!譬如大海的水量,不容易計取其量,而說『有這麼多升水』或『有這麼多百升水』或『有這麼多千升水』或『有這麼多十萬升水』。而只能稱為不能計數、不可量的大水聚。比丘們!同樣地,具足六支的布施,不容易計取其福德之量,說:『有這麼多福德的積聚、善的積聚、樂的收益、導向生天、安樂的果報、有利於在天界,導向可喜、可愛、可意、利益與安樂的果報。』而只能稱之為不能計算、不可量的大福德聚。」

佛陀如此讚歎難陀母的布施。佛陀更提出難陀母為女居士弟子當中的榜樣。在《增支部》記載,佛陀讚譽難陀母為女居士的衡量基準︰「諸比丘!有信心之優婆夷作希求時,應作如是正當之希求,我當如久壽多羅優婆夷、及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諸比丘!彼等久壽多羅優婆夷、及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是我等優婆夷女弟子之秤、之量。」6

《相應部》記載︰「諸比丘!有一具信之優婆夷,對己所慈愛之女,如是說:『汝應如久壽多羅優婆夷、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優婆夷。』諸比丘!久壽多羅優婆夷與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乃我弟子優婆夷中之秤、量。」7

威魯堪達奇雅難陀母已斷除欲界的煩惱,對五欲已不再染著。阿那含果的聖者捨報後,將出生在色界或無色界,就在該處入涅槃,不復再生於欲界。


電子書:

Footnotes

  1. 阿那含(Anāgāmī),又稱「不還」、「不來」。阿那含聖者已斷除五下分結,即身見結、疑結、戒禁取結、欲貪結、瞋結,僅剩五上分結,即色界愛、無色界愛、掉舉、慢、無明尚未斷盡。此類聖者不會再來人間了,最多往生梵天界後,即在梵天界證阿羅漢果並般涅槃。
  2. 久壽多羅(Khujjuttarā)被佛陀譽為「多聞第一女居士」,請參閱第二冊第四章「過耳成誦無盡藏」。
  3. 《增支部》7集53經。
  4. 《經集》第五品。亦稱《波羅延》。
  5. 《增支部》6集37經。
  6. 《增支部》4集176經、《增支部》2集134經。
  7. 《相應部》17相應24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