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法談聽錄|全都是造作

麥琪奧蘭努

Ajahn Oranuch Santayakorn

微法談聽錄

(24:39~29:16)

2019年12月24日|第十二屆泰國四念處禪修課程

聽錄、整理|小小微塵



在我們以寫字來訓練修行的時候,
有些人覺得:「我必須要寫成這個樣子。」
事實上,這是有煩惱習氣摻雜進來了,
有個「自我」偷偷地加注進來了。
這是一種煩惱習氣,也是一種造作,
如果我們能夠及時地知道,
它就欺騙不了我們。

舉個例子,阿姜宋彩尊者,
無論隆波到何處說法,
他都會跟隨著,去照顧隆波。
他曾經與隆波分享,
有一次,他在高速公路休息站吃飯,
吃完飯後,他去扔紙巾——
就是以這種姿勢扔出紙巾的(麥琪媽媽演示)。
當他扔出紙巾的時候,忽然意識到:
「誒!這裡面有個『自我』,
這個『自我』把紙巾扔出去了。」
事實上,那是非常微細的造作,
我們也可以如此地訓練去及時地知道。

比如寫字的時候,裡面有個「自我」,
事實上,這並不是「心」,
而是一種造作,來染污心——
「必須要是(寫成)這樣子的」,
我們須不斷地訓練去觀察。
在接下來這兩、三天,
當我們在做一些活動時,
比如行腳、打掃作務、寫字的時候,
要不斷地去看自己的煩惱習氣。

我們的心一直不停地在變化,
這些煩惱習氣,我們並沒有及時地知道。
比如,我們的「自我感」生起,
或是有些人寫字了之後,
非常認真、苦悶,
這已經變成(他的)一種習性了,
無論在做任何工作時,都很認真,
心完全聚焦到裡面去,完全衝進去,
然後迷失進去、送出去了。

如果我們沒有做這些(日常的)工作,
而只是(一味地)修行的話,
我們就看不見在日常生活中,
自己曾經習慣的種種狀況。
不停地去訓練,我們就會看到:
一旦開始工作,
我們就會聚焦、會非常認真,
心就會很強力地往外送,
心鬱悶了,我們也看不到,
這稱之為「很小的一些境界」,
就是我們很習慣造作的那些狀態,
我們要訓練去觀察。

事實上,在我們的身心裡面,
一直處在變化之中,
我們並不知道——這是一種造作。

比如,五蘊,
我們將身體分為一個部分,對嗎?
還有另一個部份,是作為感知的「心」,
「心」其實並沒有滿意或不滿意,
它僅僅就只是知道,只是一種感知而已。
那些真正讓我們的心不一樣、有變化的,
實際上是這三個心所——
感覺苦、樂、不苦不樂(受蘊);
記憶、界定,也就是想蘊;
造作好、造作壞(行蘊)。

「造作好、造作壞」,
它屬於非常龐大的一組,
即有煩惱習氣,也造作各種各樣的狀態。
「造作」全都是屬於「行蘊」,
一旦我們及時地知道,
它同樣也呈現三法印。

因此接下來,我們訓練(自己)去觀察,
在我們身心之內,
它是分成一個部分、一個部分的。
每一個部分,以前我們並不認識它,
事實上,它不停地在變化,
一會兒這個來、一會兒那個走、
一會兒這個來、一會兒那個走,
一直處在變化之中,
只是以前我們並不知道——
這不是心,這只是一種造作。
如果我們能夠及時地知道,
就會看到它們不斷地在變化,
它們同樣也在呈現三法印。

我們不斷地去分離(蘊),
事實上,這個「我」是由各個部分組合而成的,
每一個部分各自在運作,
每一個部分不斷地在變化。
不斷地訓練去觀那些我們不認識的境界,
我們越多地了解那些我們不認識的境界,
就會越多地看到它們在運作。

麥琪媽媽之所以這麼說,
是因為每一個人的習慣。
有些人習慣在工作時很鬱悶,
一開始工作就(變得)很鬱悶。
阿姜巴山若看到,就會告訴他:
「壓力很大,很鬱悶了。」
大家也看得出來,那些鬱悶很多的人,
心會沈重、憋悶、僵硬,
心沒有快樂,很鬱悶。
那是一種瞋心。

事實上,我們已經習慣,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習性,
都有屬於自己很特別的那種個性,
類似某一種造作。
但是,由於習慣了,
我們並沒有及時地意識到——這是造作。
因此,全部都是,不停地在造作,
一會兒造作這個,一會兒造作那個。
我們不斷地去及時地知道,
就會看到每一個造作的三法印。

不斷地去觀察。
我們的主要目標是——
要去看到「造作」,
看到五蘊的每一個部分
不停地在變化,
不斷地在呈現三法印,
看到每一個部分
來了就走、來了就走。

但是,如果哪個部分
我們沒有及時地意識到,
(心)就會浸泡在裡面。
比如,我們鬱悶、傷心、氣餒,
這些(情緒)很容易讓我們浸泡在裡面,
因為這些東西會讓我們的心沒有力量,
然後我們就一直浸泡在裡面。

我們要觀察的東西還很多,
要去參加(日常的)活動,
好過於只是在經行、打坐,
這會讓我們看到很多
自己從未看到過的角度。

小小微塵聲明:

本文內容是根據禪修課程視頻聽錄、整理而成,文字未經課程老師及譯者審校,若內容有任何疏失,皆歸咎於聽錄、整理者的責任與過失。

課程現場翻譯|坤能•禪窗


完整開示|音頻來源:禪窗

完整開示視頻